迷因和迷因学:文化是如何演化的?

在电影《小丑》中,瓦昆·菲尼克斯在楼梯上独舞的场景也成为2019年流行的迷因素材之一。

为什么孔雀会开屏?为什么国王企鹅有黑色的背和白肚子?

十九世纪演化论诞生以来,随着达尔文、孟德尔等人的创见,人们多了一个方法看待万物的复杂:「给定环境情况,怎样的基因容易成为赢家瀰漫开来?」

这类问题不容易严谨回答,但往往指向有意义的生物学探究。

人类比其他生物复杂,因为人类如何生活很大程度受文化影响。为什么宗教、爱国主义和都市传说流行?这种问题很难只诉诸基因的演化来给出完整答案,于是有人开始问:「如果文化就跟基因一样会演化呢?」

这个问法的起源,很刚好,也是迷因meme)这个词的起源。

迷因基因大对决

迷因跟生物基因演化有很多地方可以类比:

复制:迷因会复制自己,你分享的迷因来自朋友的社群贴文,而他则是从某个论坛复制贴上。

变异:迷因会变异,你一定看过某个梗图被重制加上热门元素,因此更受欢迎。

筛选:迷因跟生物一样,在资源有限的环境面对筛选。生物争取空间食物和交配机会,迷因则争取人类的心灵注意力。

在 1976 年的经典着作《自私的基因》里,演化生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凑出了「meme」(迷因)这个词,用来指称一种「新的复制者」、「文化传递的单位」。

对生物学家来说,基因存在于生物体内,藉由细胞运作复制自己,传递给后代。对道金斯来说,迷因存在于人类的心灵,藉由人类的模仿能力复制自己,传递给其他人类。

当然,七零年代没有网路社群,也没有网路迷因和梗图,道金斯心裏想的「迷因」意思更为广泛:歌曲的旋律、鞋子的款式、打招呼的手势、童话故事的剧情…任何人类可以模仿、复制、改作、流传的文化内容,都算是迷因。

以此标准来看,在网路上,「来人啊喂公子吃饼」、「你塑胶我啊」、「一只穿云箭」之类的成句算是迷因,各种梗和梗图当然也算。

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里创造了「meme」一词,用来指文化的传递单位。

迷因如何说明世界

面对万物的复杂,生物学家问:

「给定环境情况,怎样的基因容易成为赢家瀰漫开来?」

道金斯的洞见让我们能把这个问法用于文化:

「面对世界上的一堆人类大脑,怎样的迷因容易成为赢家瀰漫开来?」。

例如,对于道金斯这样的无神论者来说,基督教「地狱之火」的想法显然荒谬,但如此荒谬的迷信为什么会流行?

或许就是因为它的简单让人容易理解,它的严厉让人有足够动机去传播,而它的世界观设定,也能搭配各种心理偏误,让人难以找到证据反驳。

一个想法容易瀰漫开来,不代表它理性符实,也不代表它对人最有利。道金斯提出的问法,让我们有新的方向去思考:

人类的生活文化,为什么会长成现在这样?

道金斯的提问,在20世纪末期逐渐演变成一个学术分类:迷因学(memetics)。

这个领域的研究者,以基因演化的类比,试图看懂人类文化。心理学家布莱克摩(Susan Blackmore)在两千年出版的《迷因机器》(The Meme Machine)里为迷因学说好话,想要把一些基础的理论要素谈清楚,并尝试进一步的应用。

迷因学至今仍充满争议,有些人认为它尚未发展出稳固的方法论和基本定义,有些人批评它只能生产无法否证的「just-so story」,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理解迷因学,以及那些兼具趣味和启发性的迷因假说。

在《迷因机器》里,布莱克摩刻画迷因学的基本概念,并试图为各种文化现象提出迷因说明。

从连锁信到利他主义

「面对世界上的一堆人类大脑,怎样的迷因容易成为赢家瀰漫开来?」布莱克摩认为,这样的「迷因观点」有机会解释一些从基因演化和务实角度不见得好说明的现象。

某首流行歌脍炙人口,或许是因为它好听抚慰人心,那连锁信(chain letter)呢?

为什么「除非你七天之内把这封信寄给七个人,否则会招致不幸」这种近乎垃圾的内容会在人类社群里散布开来?

迷因观点提供了至少看起来有说服力的说明:信件里的威胁带来强烈散布动机,使它容易成为赢家瀰漫开来。

不只连锁信,布莱克摩指出,迷因观点也能为其他更大问题带来启发。

例如,为什么人类有利他倾向(altruism),会做出损己利人的事情?这个问题引发了演化生物学上关于天择层级和演化模型的大量争论。

然而从迷因观点来思考,一个粗略但符合直觉的洞见呼之欲出:有利他倾向的人有好人缘,有更多人听他说话,因此利他倾向有散布优势。

人为什么这么爱说话?

在《迷因机器》里,布莱克摩的另一演示,是用迷因观点说明为何人爱说话。

人类惯于说话,而且爱说话,就算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还是讲个不停。图书馆需要特别定下规矩才能阻止人说话,但没听过哪些地方需要订规矩强迫人说话。

「为什么人类这么爱说话?」这个问题引发生物学家兴趣,因为说不重要的话似乎是白白消耗能量,这让基因演化方向的说明,多了一个任务需要解决。

虽然不见得就正确,但迷因观点在这里也提供了有用问法:面对世界上的一堆人类大脑,怎样的迷因容易成为赢家瀰漫开来?

迷因会找到出路:口语是传递特定类型迷因非常有效的工具:快速、准确、能引起注意,对人来说讲话耗费能量,但除非耗费的能量危及生存延续,否则人很难阻止迷因自己找到出路。

生活在社会里,人脑里储存的是一卡车思想,这些思想当初能够从社会流进你的大脑,已经证明了它们的竞争力,它们可能是八卦消息,让你有兴趣听也有兴趣讲,或者是「七天内不传出去会引发不幸」这种内建散布力的迷因。

人可以一时不说话,但迟早会无法抵抗这些迷因的诱惑。

「鼓励说话的文化」是强势迷因:在不同场合,说话是否恰当,受到社会文化影响,而文化又是人互动而成。

如果没有外部的理由(如图书馆必须保持安静)左右人是否该说话,那么,哪种文化会胜出?

1.鼓励说话的文化:没人说话很尴尬、搭话是友善的表现。

2.鼓励静默的文化:沈默是金、八卦很肤浅。

布莱克摩认为鼓励说话的文化更有优势,你讲话的时候,可以告诉大家为什么要多讲话,但是你安静的时候,没办法告诉大家为什么要安静。

遵守爱说话文化的人会说更多话,让这些文化规则更有机会瀰漫开来。

迷因大未来

用拟人化的说法,迷因跟基因一样「追求」自我复制,然而这些复制无法无中生有,必须倚赖机器。

道金斯把生物个体形容为基因的「求生机器」,布莱克摩的书名「the meme machine」指的则是人脑。

我们看到的绝大多数生物个体,都能准确复制够多基因,并有机会存活到延续基因的那一刻,因为对基因来说,复制必须准确、长久、量产。同样道理也适用于迷因。布莱克摩指出,迷因对于准确、长久、量产的「要求」,可以协助解释各种「意义载体」为何会诞生,包括文字、唱片和网路。

自然状态下,基因不会脱离生物细胞独自存在,迷因则不会脱离载体。当你接受一串音乐迷因,它要嘛来自别人的声带、乐器,要嘛来自唱片或网路这样的地方。每当一串受欢迎的旋律重复出现,它除了向人脑推广自身,也推广了当时它「搭乘」的载体。

因此,若其他条件不变,能准确复制迷因、长久保存迷因、轻松量产迷因的载体,会随着最有竞争力的迷因散布到天涯海角

布莱克摩指出,这也是我们在文化历史上观察到的现象:方便计算的阿拉伯数字比罗马数字流行、从录音带到CD,储存声音的技术朝向准确、长久和量产发展。

当前世界,网路覆盖率和使用流量越来越高,而此需求背后的一种趋力,是人们需要在社群网站上面分享一些不见得有营养但很吸睛的资讯。

这些资讯都是迷因,迷因的大未来,打从迷因诞生,就已经注定。

本文参考资料:

Richard Dawkins 1995《自私的基因》天下文化 赵淑妙译

Susan Blackmore 2000《The Meme Machine》Oxford

春节=手游周年庆,入手超值虚宝就看这篇详细攻略!

人已赞赏
石头攻略

炉石/锅贴谈「限时开放回归」:不看好唤焰法,图腾萨有机会出来玩耍?

2020-5-18 6:55:48

石头神评

最强卡牌争霸战《符文大地传说》来势汹汹,《炉石战记》撑得住吗?

2020-5-12 1:32: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