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神作再临!看《阿基拉》之前你可以先知道的几件事

近来,受到新冠肺炎全球扩散的冲击,各家新电影为避免院线票房惨澹而纷纷延宕上映时间。或许是为了填补空窗档期,影厅开始一系列经典电影的重映。在疫情趋缓、防疫工作尚称妥善的湾湾,这不失为是年轻影迷在大银幕上亲炙早期名作的好机会。

其中,预将于6月24日播映的《阿基拉》(AKIRA, 1988)4K修复版,格外受到动画迷的注目。

《阿基拉》数位修复版 图:BANDAI NAMCO Arts

    作为二十世纪后半日本动画电影的巅峰之一,《阿基拉》的重要性早有历史定论。重映消息公布后,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届时一饱眼福的爱好者们,必然对于这部经典的幕前幕后知之甚详。不过对于来不及参与那个时代的、太过年轻的动画观众而言,《阿基拉》大名虽然时有耳闻,实际认识、接触过者却十分有限(现在都已经是阿宅也不一定看过福音战士的时代了呢……)。对日本动画迷,这是一部基本上「去看,就对了」的作品。在此先整理一些本作看点和闲谈,希望能藉以提高观众兴致,并从观赏过程中获得更多乐趣。

    ……虽然针对三十一年前的动画电影防雷有点奇怪,不过这实在是太久以前的作品了,没看过的动漫画迷想必所在多有。因此,以下内容全程无剧透,请有兴趣者放心阅读。


    源起于同名漫画

    七O年代以漫画家身分出道的大友克洋(1954-),从1982年底开始绘制连载漫画《阿基拉》。虽然集结成单行本后仅全六册,由于大友克洋极其精细的作画方式,加上连载中途作者忙于制作动画电影版,使得全套系列故事直到1990年才全部完结。

    受到手冢治虫(1928-1989)经验的影响,日本在二十世纪中后半,漫画家跨足动画制作工作,或者反过来的情形时有所闻。老字号动画公司龙之子的创始人吉田龙夫(1932-1977),就是从漫画家成为动画人的着名例子。宫崎骏(1941-)在1984年上映的《风之谷》(风の谷のナウシカ),也是其于1982年开始连载的同名漫画改编而成。

    有意思的是,《阿基拉》跟《风之谷》除了同样由漫画原作者自编自画自导,两部作品电影版还都是在漫画连载尚未完结的情况下制作出来的。不论《阿基拉》或《风之谷》,其原作庞杂繁多的故事元素,毕竟不是区区两个小时左右的电影长度所能涵括;因此在改编过程中,浓缩、撷取片段、集中事件描写、舍弃枝节等工作必不可少。两部作品在分别两种媒介上,有着各自不同的情节和表达方式。看过动画电影版后再回过头去接触漫画原作,依然能获得新鲜、或甚至更完整的趣味性。

    或许是为了更好地呈现大友克洋图像的丰富细节,《阿基拉》单行本罕见地采取16K大开本的形式发行,整整是一般36K漫画单行本大小的两倍以上,翻阅起来非常过瘾。东立出版社最早于1992年取得授权、1993年起陆续出版全套,发行量有限加上年代久远,《阿基拉》在国内曾经绝版多年,使得二手书价水涨船高,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书况良好的收藏。那时候若能在图书咖啡厅之类的场所看到老板珍藏这么一套,都让我等小宅宅们不禁肃然起敬。所幸随着ACG迷长大成人,受到一定程度的收藏意识兴起所影响,近年有关漫画名作完全版、经典再版的风气蔚为风潮,《阿基拉》也在2018~2019年间全套再版全新译本。过去因为取得困难而无缘接触的读者,现在已经能很容易收藏入手,亲炙这部科幻名作。

    《阿基拉》繁体中文2018年新版 图:东立出版社


      文化推进始于科幻

      综观日本动漫画的发展,可以发现其中多数具有各时期代表性地位的作品,几乎都是科幻题材:《原子小金刚》、《宇宙战舰大和号》、《钢弹》、《攻壳机动队》、《新世纪福音战士》……。尽管科幻在大多数场域都被视为小众、异端、次文化范畴,但看这些典范级创作者各个有志一同,科幻元素之于日本动漫画的价值显然不言可喻。

      《阿基拉》也是其中的重要一支,并且发挥了承先启后的强烈作用。在《阿基拉》漫画开始连载的同一年,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 1937-)改编自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 1928-1982)小说的科幻鉅作:《银翼杀手》(Blade Runner, 1982)电影问世,大友克洋可能因此受到一些影响。在《银翼杀手》中,先进亮丽和陈旧落后景致并陈、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和污浊纷乱的破落街头形成对比,各种色调文字的霓虹灯、巨大电子屏幕、夜色中有如繁星浩布的万盏灯火,为赛博庞克的主视觉风格定调。

      阿基拉(1988) 图:imdb

        《阿基拉》以此更进一步,经常在主要场景的废墟和巨大人造建物上,加入庞杂繁复的机械管线、铁件或电路,镕铸工业风元素在赛博庞克之中,益发突显出世纪之交新旧文明交接过渡的氛围。当代赛博庞克的美术形象发轫、奠基于《银翼杀手》,而《阿基拉》同样为此提供了不可抹灭的贡献。不论是漫画或动画,在其之后具有赛博庞克特色的科幻题材作品,包括《攻壳机动队》、《铳梦》、《星际牛仔》、以及今敏(1963-2010)的部分作品等等,都或多或少有受其启发。

        加上一些与现实脉动相呼应的社会风情,包括:学级崩坏下徬徨又充满反抗意识的青少年、社会运动与警民冲突、对新兴宗教和(疑似)超能力者的盲目崇拜,甚至于之前蔚为话题、大友克洋在作品中预言东京奥运主办及中止的情节,都让《阿基拉》在重视写实性的刻划之余,突出其有别于《银翼杀手》的独到东方特色。若说《银翼杀手》整体氛围是冷彻压抑,那《阿基拉》就是躁郁而狂热的。色调较为厚重的赛璐珞动画,便是传达那份躁动的绝佳利器。

        《阿基拉》数位修复版 图:BANDAI NAMCO Arts


          赛璐珞古典之美

          二十一世纪以降,随着电脑技术的长足进步,动画在作画方面便逐渐从传统手绘的赛璐珞片,转向在修改及摄影制作上更方便的数位作画。有些怀旧人士一口咬定电脑绘图质感不如赛璐珞动画,我认为只是食古不化的僵固思想,并不值得当真。但透过赛璐珞片绘制而成的动画,和以数位作画为主的动画两相比较,的确有着各自微妙的不同气质。论断其孰优孰劣意义不大,因为那多半是主观偏好意识作祟。但要说什么样内容的作品适合什么质感的作画方式,也许还值得讨论。至少我们很难想像:若《阿基拉》采取数位作画,让整体线条和色调表现变得更明亮柔和,那还会是现在的《阿基拉》吗?

          趋近于传统赛璐珞作画的极致,是《阿基拉》的一大看点。《阿基拉》在上映当年,就以「耗资最鉅的日本动画」着称,结果也是有目共睹。高密度的画片张数,使其动态感达到当时候日本动画罕有的高度。缜密细致的背景和物件原画,也十分妥善地还原了大友克洋漫画原作近乎逼死后进、树立后世日本漫画新标准的精细图像。单是冲着画面表现进电影院也相当值得,更何况作者笔下描绘的世界观又是如此残酷地迷人,让人既恐惧又向往那五光十色的混乱国度。

          即便三十多年过去,重看《阿基拉》依然没有过时之感。其中种种时髦的机械设计(金田的机车经典!)、猎奇的设定(那些因为超能力觉醒和药物控制,而失去正常成长机会的、老态龙钟的孩童)、对社会乱局的暗讽(腐败而莫衷一是的政府高层,和掀起动荡却无能给出解决方案的革命团体)等等,都突显出大友克洋确实识见过人,而他也有充分的强大画力,足以将那些惊世骇俗的种种如实画出:发生在旧东京废弃公路上飞车竞逐的寻衅斗殴、人体遭到机枪扫射时无数弹孔冒出弹着火星和血花飞溅的光景,或是各式奇妙的超能力描写,其中体现而出的速度感和赤裸裸的暴力,都让人看得胆颤心惊却又同时目眩神迷。

          《阿基拉》数位修复版 图:车库娱乐

            硬要挑剔《阿基拉》的画面表现,可能在其有时候不同剧情脉络之间的转场比较生硬,而人物的动态演出也逊于宫崎骏。但要知道:这可是大友克洋第一次担任长篇动画电影的导演!这种「一出手就成为大师」的成就,在动画界恐怕已经是前无古人。


            艺能山城组

            让我们再看一次《阿基拉》的电影预告:

            预告中,背景使用的是名为〈Kaneda〉、也就是主角之名金田的配乐。相信很多观众跟我一样,在第一次看《阿基拉》之后,就把艺能山城组这个名字记了下来。由山城祥二(大桥 力, 1933-)领军的这个音乐团体,从七O年代后半开始活动。正如预告所示,他们的作曲风格极其特殊,完全乖异于主流市场,也很难予以归类。大方向而言,艺能山城组通常被视为「世界音乐」类型,主要是因为他们设计了许多以印尼为首、南洋群岛特色的「甘美兰」乐器表演。加上大量电子合成器使用、只取纯粹音响效果的无意义人声咏唱,综合起来,便构成其独一无二的音乐风格。

            大友克洋的眼光的确独到。平心而论,若仅单独将艺能山城组的音乐抽出来,没有世界音乐或其他前卫音乐相关背景的一般人,恐怕很难独立欣赏他们的作品。然而配上《阿基拉》影像之后,简直就是妙不可言。那些迷幻、带着飘渺氛围的森冷旋律,和末世情境的《阿基拉》根本一拍即合。说得夸张一点,《阿基拉》整体之所以成功,配乐至少就占了两成功劳。那种音画完美契合的感觉很难用笔墨形容,但相信看过本片的其他观众,都会认同我的说法。想想看:没有川井宪次〈傀儡谣〉的《攻壳机动队》,跟少了久石让的《魔法公主》……。

            而尽管风格如此特殊,由于《阿基拉》之盛名,艺能山城组对后来的动画作曲家可能还是造成了一定影响。例如同样善用电子合成器、民族音乐及无意义语素人声交融合一,菅野洋子跟梶浦由纪的部分编曲,就隐约带了类似特色。

            同样是夜幕低垂,从星罗棋布的新东京到荒芜一片的旧东京公路,若配乐换成其他大师,哪怕是坂本龙一、久石让、川井宪次等等,效果还会那么好吗?一言以蔽之:「我无法想像没有艺能山城组的《阿基拉》。」



            (以下微雷)


            其他:有关铁雄

            《阿基拉》当中的关键人物、也是主角之一的岛 铁雄,在角色性格和造型上的塑造极其鲜明,堪称是日本动漫画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一号人物。少年时代就非常崇拜大友克洋的岸本齐史(1974-),其《火影忍者》中的我爱罗,当沙瀑守鹤暴走时,怪物占据一半身体、一边手臂突变成怪手的造型,显然就是致敬铁雄力量失控的演出。

            SNK的《格斗天王》(The King of Fighter, KOF)2001~2002中,有一个名叫K9999的角色,也是以致敬铁雄为出发点设计的。然而问题在于K9999似乎已经超过致敬的范畴,根本是将铁雄整个搬进KOF里来玩了。网路上有很多分析介绍,例如:「SNK游戏角色介绍-K9999」,可以看到K9999无论是造型、个性、必杀技演出等等,都几乎和铁雄如出一辙。甚至连声优,也同样请到了当初为铁雄配音的佐佐木望(1967-),看得出来当时候的SNK真是玩心大起。

            K9999(KOF 2001) 图:SNK

              一般而言,做到那么明显程度的致敬、彷彿深怕别人看不出来似的,我们不会称为抄袭(这摆明就是要玩家一看就懂)。可惜或许是角色形象挪用得太过火,导致大友克洋直接声明抗议,最终使得K9999从此被永久下架,不再于后续发行的系列作登场。就角色性能而言,K9999在KOF里称得上是很有意思的独特人物。在那之后没机会再玩到他,虽然可惜,但终究是要尊重原主创者的意愿吧……,谁让你未经授权地就这么把高达八成相似度的角色搬进游戏呢?


              絮语

              笔者个人在人生不同的三个时期看过《阿基拉》,动画电影总共至少看过三次(为了写这篇文章又再复习了一次),再加上全套漫画一次。其实说不上特别喜欢,相信很多人跟我也会是一样的感觉。

              然而,这是一部「无论喜不喜欢,都一定要看」的重要经典,之于动画、漫画、电影皆然,具有文化、历史和美学层次的典藏意义。透过《阿基拉》,可以清楚看到大友克洋作为横空出世的动漫画巨匠,其各种视觉表达和设计上的创意巧思、赛博庞克风格指标性的发展、冷战末期的创作者对于后末日世界的想像。当然,艺能山城组完美符合情调的音乐,同样不容错过。

              《阿基拉》数位修复版 图:车库娱乐

                越过了故事所在的2019年,当今2020,且让我们再透过大银幕,重返《阿基拉》的东京奥运会场,见证经典的再生。

                人已赞赏
                石头神评

                游戏史上的今天/SEGA《音速小子》诞生,蓝色刺猬的传奇之路!

                2020-6-24 18:31:13

                石头神评

                武士大年!《对马战鬼》将带来怎样的游戏体验与历史再现?

                2020-6-26 18:31: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