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顽皮狗在用政治正确当挡箭牌吗?谈发言和理解的责任

艾莉与狄娜的同性恋情,在早期揭露时也引起不小争论。

    在《最后生还者2》争议里,有些人说,政治正确是顽皮狗副总裁 Neil Druckmann 面对游戏不受欢迎的挡箭牌,我对这说法有点疑虑。我无法确认Druckmann的意图,但以下我想说明:

    1.「政治正确挡箭牌」这种说法缺乏根据,有可能是出于「极端诠释」引发的误解。
    2.对于这个误解,顽皮狗和Druckmann需要负主要责任。
    3.不过玩家也有理由注意,避免「极端诠释」盖过自己真正想讨论的东西。

    除了上述之外,这篇文章不会讨论《最后生还者2》设计得如何、续作能不能否定前作建立的价值认同、顽皮狗是否对外预告诈骗对内内斗,以及Druckmann是不是烂人。


    「挡箭牌」说法起源

    「挡箭牌」这个说法大致主张:《最后生还者2》有很多瑕疵,不受玩家欢迎,Druckmann 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反而指控:那些不喜欢《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都是出于性别和种族歧视。

    今年四月开始,随着玩家对《最终生还者2》的负评,这个说法几乎在所有稍具规模的讨论串里都可以看到,甚至引起多元性别族群发文呼吁「游戏做得烂就烂,不要拿我们出来挡」。

    「挡箭牌」说法的主要证据,是 Druckmann 今年四月底的IG限时动态,动态里的图片引用歌手 Kurt Cobain的话,中文意思大致是「如果你厌恶同性恋、不同肤色或女性,去你的请不要买我们的作品」。

    顽皮狗副总裁 Druckmann 曾引用 Kurt Cobain 的话在自己 Instagram 限动,被认为是在呛玩家。 图:Neil Druckmann IG

      这则IG动态有没有可能是在指控那些不喜欢《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都是出于性别和种族歧视?有可能,不过也有其它可能。


      Druckmann凶屁凶?

      四月底,尚未发售的《最后生还者2》画面洩露,包括了因为剧情设定让玩家不喜欢的壮硕女角艾比,除了表示对剧情走向的不满,当时部分愤怒的玩家们也开始攻击角色的外貌和性别。这是《最后生还者2》的第一次公关风波,也是公认引发Druckmann上述动态的原因。

      艾比(图为官方公开截图,非当时暴雷片段)

        让我们想像一下当时Druckmann面对的情况:很多玩家不满因画面洩漏而得知的剧情走向,「背叛玩家」、「无法接受」、「SJW毁了游戏」的意见不断涌入4chan、Reddit和推特,当中也参杂着对角色性别和外貌的羞辱。

        许多玩家认为顽皮狗应该回应玩家的不满,说明为什么剧情会被他们搞成这个样子,而 Druckmann 确实也真的发布了看起来像是在讨论相关事情的 IG 动态。不过,这则动态是在回应所有对剧情不满的玩家吗?还是只是在嘴那些攻击角色的性别和外貌的人?


        Druckmann到底在骂谁?

        如果你跟 Druckmann 很熟,了解他是怎样的人,或许可以知道他的动态想表达什么。不过以我这样的旁观者来看,至少有两个诠释法:

        1.Druckmann 在指控不喜欢《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当中,那些实际进行歧视和人身攻击的人。
        2.Druckmann 在指控所有不喜欢《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

        在(1)的理解底下,Druckmann很呛,但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如果你可以接受Kurt Cobain呛歧视份子,应该也可以接受Druckmann呛歧视份子。确实,在这种情况下,Druckmann依然没有照玩家期待回应剧情问题,不过至少在这则动态里他没主张:对剧情不满,是玩家的问题。

        在(2)的理解底下,Druckmann不但很呛,而且还对玩家进行以偏概全的指控,同时藉此回避关于剧情的质疑。

        在理想情况下,如果考量一些「友善理解」的对话原则,我们会优先选择前一个理解,因为这个理解可以把Druckmann的意思呈现成比较合理、不以偏概全的版本。不过我也可以理解在吵架中很难有什么友善理解这种事。然而就算是这样,在找线索排除前一个理解之前,我们也很难说第二个理解比较合理。

        事后看来多数人选择第二个理解,认为Druckmann在对所有不满的玩家开地图炮。考虑到我们没有线索可以排除第一个理解,我认为这个选择并没有稳固的基础,不过我也认为这个选择很自然。

        就像我们可以想像Druckmann面对网路上对角色的性别歧视,不爽而回呛。我们也可以想像,在苦等顽皮狗对于剧情的解释时,关心游戏的玩家们,面前唯一看起来相关的线索就只有Druckmann情绪性的动态。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容易认为Druckmann的动态就是在回应对于剧情的质疑:你问我剧情为什么变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剧情为什么变这样,这不是剧情烂,是你们歧视。


        顽皮狗需要为误解负责

        不管上述哪种诠释才符合Druckmann的原意,有一件事情大家应该可以同意:身为副总裁,Druckmann不该在有众多玩家企求顽皮狗回应的时候,用这种诠释空间特大的方式开呛。

        责任是分配出来的,假设如上段我的意见所说,玩家对IG动态的极端诠释「虽然缺乏稳固基础但很自然」,那么就算这些都是误解,Druckmann也责无旁贷,毕竟,事前要发什么动态、事后要进行什么补充说明,决定权都在他手上。你很容易想像,Druckmann当初发动态时多加一两句说明,就能节省大量误解,让大家专注在真正重要的议题上。

        基于同样道理,顽皮狗对沟通失误有很多责任,因为:

        1.他们对这款游戏有知识权威和话语权,可以说是真正唯一对游戏「讲话算数」的单位。
        2.他们是能进行内部沟通让口径一致的公司。你很难控制松散的玩家群体每个人都不发表歧视言论,但公司的公关对口是另一回事。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Druckmann的IG动态,还是「政治正确挡箭牌」的争议,都只是整个风波的一部份,和其他部分一起催烧玩家的怒火。或许顽皮狗无法控制游戏画面外洩,但顽皮狗显然可以控制其他推波助澜的因素,例如:

        1.不让自己释出的预告片让玩家对游戏剧情有错误预期。
        2.如果无法好好说明,至少可以不以任何形式回应外洩的内容,来避免实际发售之后玩家发现「外洩的都是真的」之后受到再度欺骗的感觉。
        3.送Druckmann去上网路礼仪课。

        玩家们的怒火是顽皮狗造成的,怒火让顽皮狗炎上,也让玩家们容易接受极端想法,认为这才足以表达此游戏不可忍受的程度。然而就是因此,我们反而特别有理由小心,如果你越在意一个议题,应该越不希望议题当中的讨论被模糊焦点。这是为什么我觉得大家在生气和愤怒之余,也值得注意一下,极端诠释可能会带来的不好后果。


          极端诠释的坏后果

          Druckmann引用Kurt Cobain,字面上宣示「歧视份子不要买我们的东西」,许多玩家把这个说法诠释成更极端的「对我们东西不满意的,都是歧视份子」。在前文我试图说明这个诠释缺乏根据,在这我想指出,把Druckmann的动态诠释成比较极端的版本,对事情有坏影响。

          我并不是说,如果当初没人如此诠释,顽皮狗跟玩家就能沟通顺畅。而是说,这个诠释有很多坏后果,这些坏后果不仅对不满《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来说是损失,对顽皮狗来说也是:

          1.把顽皮狗塑造成一个认为政治正确可以弥补产品品质的游戏公司。这个说法在谈一个游戏公司对游戏的整体看法,而它最明确的证据基础,是一则没讲明到底针对谁的IG限时动态。
          2.让顽皮狗在玩家心里的形象更极端。在不满《最后生还者2》的意见里,有些玩家主张,这游戏强硬倡议政治正确,造成反效果。然而,把Druckmann的IG动态诠释成比较极端的版本,也有一样效果,让玩家对Druckmann更反感。
          3.让玩家更容易将不满发洩在游戏里被认为是「政治正确设计」的部分。当然,有很多玩家务实的讨论剧情和人物塑造为何不合理。不过在每个大型讨论串,都有一定篇幅在指责政治正确。
          4.让玩家社群无法回应这个议题底下实际出现的那些歧视言论。在许多讨论串里,如果有人试图指出「我们可以好好讨论游戏,不用嘲弄角色外貌和性倾向」,其他人就会提到「政治正确挡箭牌」,说这个话题是顽皮狗自己带起来的。

          我认为上述这些事情共同形塑了现在的一些错误对立,把想法不见得一样的人凑成需要互相背书的伙伴,把想法不见得冲突的人凑成对手。

            在多数玩家眼里,SJW、替游戏辩护的直播主、用歧视回敬歧视的IGN编辑跟顽皮狗形成一个阵营,而不满《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形成另一个。在这情势底下,若你喜欢游戏,容易被说是支持政治正确介入游戏设计;若你不喜欢游戏,容易被说是容忍歧视份子。我身边一些真心基于剧情不满《最后生还者2》的玩家,也认为现况下不容易找到能好好讨论这事情的地方。

            要合理评论游戏,并不需要仰赖极端诠释,例如受玩家广传的6tan的分析、鲁蛋的破关心得和IGN日本的评论,以及GamerBee的逆风好评。你可以看出来,这些评论如何协助大家聚焦于他们关心的游戏。后续我应该也会写文章说明自己对游戏的看法。


            为何极端的诠释脱颖而出?

            最后,我想顺便讨论一个背景议题:虽然极端的诠释有上述众多缺点,但在各种大众讨论里,这种诠释往往特别受欢迎,不管它是否符合事实。不管你参与的是游戏、政治、社会议题,还是明星八卦讨论,大家讨论的标的往往容易被塑造成某个极端而简单的样子,公众单位或人物的争议发言和夸张八卦会被放大,盖过其他讨论和细节。

            例如:

            ● 许多人对韩国瑜最有印象的是「可怜哪!」和「爱情摩天轮」这类没内容的句子和夸大的政见。
            ● 到现在还有人相信蔡英文的博士学位有问题。
            ● 在川普上任10个月后,依然有51%共和党人和14%民主党人认为美国前总统欧巴马不是出生在美国。

            这种现象也不难理解,极端的说法通常比较有趣有梗、容易引发情绪,能成功吸引人讨论和转贴。以术语来说,比起比较保留的说法,极端的说法往往是更成功的迷因,会复制到更多人类大脑里。

            在「政治正确挡箭牌」风波里阻碍大家互相沟通理解的癥结(我是说,除了顽皮狗的公关和Druckmann的人品之外),并不是游戏社群独有的特徵,而是人类社群的万年问题。如果想要沟通顺畅彼此理解,我们有理由避免一时义愤转贴没有附上根据的说法、在面对不同意见的时候选择比较保守的诠释、并让自己的评论有可靠基础。

              *感谢在微博参与相关讨论的人和蔡建平在文章架构上的协助。感谢Nanase Bard、Peorth Chen、Kami Lin、石贸元、黄颂竹、Woody Huang、Merlin Ma、小维奈奈 Vi-和Rhaku给本文初稿的谘询意见。

              人已赞赏
              石头神评

              《幽游白书》电玩史:最令人怀念的漫改游戏,你还记得招式怎么尻吗?

              2020-6-26 18:31:19

              石头神评

              游戏史上的今天/《恐龙危机》 卡普空另一重製呼声高的惊悚游戏

              2020-7-2 18:31: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