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制动画需符合现代价值观吗?从《银河英雄传说》性别刻板印象炎上事件说起

前些日子发生一件趣事,在日本动漫画爱好者之间引起一小阵波澜:

日本法政大学的一位社会学教授津田正太郎,发文提到《银河英雄传说》的动画重制版,如果有后续的话,应该要修订剧中对于男女分工的描写,因为「在旧版演出中,凡是进入婚姻的女性,就自然脱离职场、进入家庭以操持家务为重,这似乎已经不符合当前的时代价值观,而且有强化性别刻板印象的性质」,因此有配合现代观念改动的必要。

此言一出,毫不意外地造成反弹声浪,多的是挞伐其矫枉过正、以今非古,忽视作品创作的时空背景,过多迎合所谓「进步思潮」的改动反而伤害作品完整性……之类云云。

作为一介《银河英雄传说》(1982-1987,以下简称《银英传》)的长年爱好者,我倒是不以为忤。一来,这些有关刻板印象或政治正确的细节,是否如津田教授所言应当改动,其实还有讨论的空间。二来藉此争议,让古老经典重新映入大众眼帘,也是个很好的宣传机会。这套由田中芳树(1952-)付梓于上世纪八O年代的不朽杰作,值得更多人看见。

《银河英雄传说》新版动画(2018) 图:松竹/Production I.G

    尖端出版的原着小说全套可惜已经绝版,不过大部分的学校和地方图书馆应该都有。至于动画版,铭成代理的旧版动画全集,意外的至今仍不难取得——当初全部买下来太贵了,难免变成库存滞销,我也趁特价时收了一套。如果不习惯九O年代那太过古典的画风,Production I.G已在前年(2018)依前期部分故事制作了新版:《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也就是津田教授所称的「重制版」)。藤崎龙版本的漫画改编也正在连载中。还没看过的捧油赶快入坑吧~。

    (虽然这是一部这么老的作品,若你打算从新版动画开始接触,建议先略过本文:本文当然会有相关剧透)


    《银英传》真的有性别刻板印象吗?

    言归正传。《银英传》是否存在着津田教授的相关指控,其实颇让我在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吗?至少我在十多年前阅读/观赏时,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与性别有关的不当描写。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个人年少时代对于性别描写特别迟钝所致。但仅就印象所及,在这部以军事/政治活动为主的小说里,虽然基于题材和场域设定因素,男性角色占了压倒性的多数,但只要有女性角色登场,无一不是描写精彩,让人印象深刻。

    津田教授指出旧《银英传》动画有关性别刻板印象的描写,是以剧中的主要女性角色: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为例。津田认为,菲列特利加以同盟军人一员,作为杨威利的副官,随杨舰队南征北讨,可谓之于职场卓有贡献。却在与杨威利结婚后即退役,成为专职的家庭主妇,显然和现代讲求女性在工作上自我实现、经济独立的思潮认知相违背。

    杨威利与菲列特利加 ─《银河英雄传说》旧版动画(1988–1997) 图:imdb

      然而,津田此番见解,却忽略许多相关的叙事背景,犯了见树不见林的偏误。重新检视情节脉络,菲列特利加之所以从军,很大一部分基于她还是萝莉的时候(爆!) ,在艾尔.法西尔对时任中尉的杨威利一见倾心,才会决定追逐着杨的脚步。因此可以说,当菲列特利加与杨修成正果的时候,她的「自我实现」就已经完成了:从军只是其「手段」,能够和杨在一起才是她的「目的」。达成目的后,菲列特利加自然也就不再需要继续留在职场上。更何况,以他们身处高风险的前线军职(在《银英传》中,一场战役的阵亡人数动辄都是数百万起跳),能让家人待在相对平安的大后方,还是比较安心的。

      杨威利与菲列特利加 ─《银河英雄传说》新版动画(2018) 图:松竹/Production I.G

        再者,结婚当时并非只有菲列特利加一人从职场退下,杨威利同时也办理了退役,因此津田教授的指控其实是不成立的。菲列特利加与杨威利是在巴米利恩会战之后,由于战争以外的政治运作,决定了自由行星同盟实质隶属于银河帝国的休战体制,不愿在独裁政权(哪怕是开明专制)下从事军事活动的杨,拒绝皇帝莱因哈特的延揽而选择引退,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经济来源也不成问题:会战当时的杨已经是同盟军元帅,因此虽然年纪尚轻,他也必然能够享有终身俸和退休礼遇。说到底,杨之所以唸军校,不过是为了用国家的钱来读历史;后续的军旅生涯除了还债,也只是想撑到有退休金可以领罢了。不慕荣利的他被推上历史浪尖,成为令敌我双方人人称颂的不败神将,只能说造化弄人。因此若有退休的机会,他必将顺势而为。后来因为各种暗盘算计而将杨威利逼上梁山、再度戎马上阵,成为艾尔.法西尔独立大家革命军的司令,也并非其本人所乐意。

        更何况,杨威利除了远超群雄的军事战略才华,其他各方面能力都是差强人意,而他也乐于处在得过且过的状态。就像杨的学长兼快乐伙伴之一——卡介伦曾辛辣评价:「那家伙自颈部以下全部是多余的!」虽是半开玩笑性质的言谈,倒也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杨威利的长才短处。反观菲列特利加,文武全才的她在军校时期成绩优异(这很可能是为了下部队分发时更接近杨而做的努力),记忆力和工作效率超群,使其得以妥善完成散漫的杨的副官工作,即使面对由先寇布领导、同盟军号称最强悍而骄傲的蔷薇骑士连队进逼,她也是毫无惧色。婚后,在杨被大家构陷而拘留、软禁时,更是菲列特利加主动联络杨威利舰队旧部劫囚出走,才得以完成流亡独立大家的行动——也就是说,菲列特利加其实享受新婚生活、当家庭主妇的时间也没有好久,就很快再重披军袍。之后更不得不因时势所迫,成为自治大家的政治代表。

        菲列特利加 ─《银河英雄传说》新版动画(2018) 图:松竹/Production I.G

          撇开杨威利开外挂一般的领兵能力,除了料理技能差强人意之外,菲列特利加各方面可说是都屌虐杨。要说杨夫妇强化性别刻板印象,这无疑是和原作内容背道而驰的观点。如果只因为婚后家事都由菲列特利加打理,就说《银英传》再现了传统男女分工的形象,也未免诠释过头。实际情形很单纯,就是杨威利的家事能力很差、而且也毫不在意罢了。在单身时期,杨基本上是不打扫的,甚至连搬家的纸箱都没拆开过,只拿出他必要的东西:书,以及沖红茶用的茶杯组。《毁灭战士》之父约翰.卡马克曾说过,只要给他电脑、披萨跟书,即使被锁在柜子里他也能过得很好。杨威利也是,只要给他书跟红茶(偶尔加点白兰地),他可以在沙发上就这样渡过一生。在养子尤里安到访、中止杨的独居生活后,直到和菲列特利加结婚前,家务也都是生性严谨的尤里安在操持(因为他实在是看不下去),难道还要因此指责杨威利虐待儿童吗?

          杨威利 ─《银河英雄传说》新版动画(2018) 图:松竹/Production I.G

            只能说,若非津田教授对于性别表现的修正意识极度过敏,就是他还没看完作品,而太急着骤下评语。以军事、政治、架空历史演义为主要创作素材的田中芳树,基于历史常态的惯性,其作品中的女性人物仅占绝对少数。但作者都给予她们鲜明生动的独立形象,并达到大多数男性难以企及的成就和行动价值,而非仅作为男人的附庸陪衬。

            《银河英雄传说》历来在读者/观众讨论间,有些显着的问题值得商榷,例如以地面二维的战术观念,套用在立体的宇宙空间战斗描写就常被吐槽;部分主要角色的命运安排不尽如人意,也偶见读者难以接受的反应。然而要说其中具有性别刻板的描绘,以致于强化性别偏见?恐怕只是一种有色滤镜下的过度解读。


            修正主义之必要?

            前面虽然从《银英传》的整体作品内容,指出津田教授关于性别刻板印象指控的谬误,但这并非表示政治正确或修正主义的观点,全然不符合文艺创作的需求;只是单纯不适用于《银英传》这部作品而已。实际上,时刻保有敏感的心智来看待性别、种族、阶级、世代差距、文明冲突等议题,在良性的反思下,理想上应该能够使创作环境和作品更加提升、丰富。

            往者已矣,有些作者早已不在人世。基于对创作独立完整价值之保留考量,有关内容涉及争议性、不合时宜的早年作品,在言论/出版自由的前提下,透过「加注警语」的形式作为文本之外的补充,确保部分心性未定的阅听人不会因而影响价值观,应是立意良善的折衷作法。作为免责声明的一类,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杜悠悠之口。

            在动漫画中,相关宣告使用最鲜明者,应属手冢治虫逝世后出版的作品全集。湾湾东贩出版的「手冢治虫名作选」系列套书,绝大部分单行本书末都会附上一页「敬致读者」的官方声明。举我手边随便一本为例:

            图翻摄自《手冢治虫杰作选「战争篇」I》,湾湾东贩出版,2008

              后来还有比较简化的版本:

              图翻摄自出处:《火之鸟 特别篇》,湾湾东贩出版,2020

                ⋯⋯最近,这些描绘被指控对黑人和一部分的外国人有种族上的歧视。因为这些篇幅已引起部分读者的不悦和被侮辱感,所以我们不能不重视这样的声音。⋯⋯」从第一篇声明的这段描述,可以看出手冢作品早已因为内容敏感问题,而曾受到相关抗议,还早于「《乱世佳人》在HBO遭下架事件」。然而这当然是不正确的指控。从《怪医黑杰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 1973-1983)当中,为间黑男(黑杰克本名)提供脸部皮肤移植的好友・高志,是美籍非裔的军人与日本女性所生可知,对手冢治虫而言,人种根本就无关乎善恶优劣。高志无私奉献的高贵情操(后来他死于环境保护活动的对抗中),分明显示出漫画之神民胞物与的理念。

                话说回来,加注警语、背景说明的作法虽然让另一些人感到不满,认为这是维权人士的过分要求。但如果这能够减轻、消除部分群众的被冒犯感,在不损及作品原始内容的前提下,应该算是无伤大雅的应对措施,坦然以对即可。


                絮语

                跨越数十年岁月的今日,《银英传》首次在性别意识上受到质疑和批判,不得不说是鲜事一桩。田中芳树对于女性描写不那么拿手不是新闻,但要说他笔下情境突显出性别的刻板印象,正如前文所述,恐怕并非对其作品的正确认识。

                修正主义或转型正义当然值得关切,而我们身处的现代世界也不断在一次又一次的沟通或冲突间,寻求更好的表达方式和更符合公义的作为。虽然偶有逆流、暴乱,或因为矫枉过正使得文艺创作的品质或完成度受到损害,但在我们为这种种失败感到失望时,别忘了还有另一群人同样为了理想价值,沉静而坚定地持续创作出更好的异议性作品。像是志村贵子的《放浪男孩》(放浪息子, 2002-2013)探讨性别认同、田龟源五郎的《弟之夫》(弟の夫, 2014-2017)从关怀角度理解同性婚姻等等,都使得日本漫画的题材和精神更加开阔,并为相呼应的少数群体提供温暖坚定的力量。

                总之,如果你本来就是《银河英雄传说》的读者观众,不妨趁这次争议话题复习一下。若你在此之前未有机会认识它,那就更应该赶快安排时间来一亲芳泽了。在你看过这套历久不衰的经典太空歌剧史诗后,也许你也会想对津田教授吐槽:「不要瞎掰好吗?」

                图:截自YouYube影像

                  人已赞赏
                  石头神评

                  LOL S10世界赛/战火即将引爆!带你认识入围赛10只战队

                  2020-9-25 2:03:29

                  石头神评

                  反英雄神作《黑袍纠察队》你看了吗?影集与原作漫画差异比一比

                  2020-9-30 20:30: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