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瑞变身袭臀痴汉?拳皇手游广告争议下的性别歧视与 IP危机

SuperPrism Games / SNK

    相信已经有少许读者知道这起事件了。10 月 28 号,知名格斗游戏SNK 在官方英文 微博 罕见地为一款”合作伙伴的产品广告”道歉,强调自己虽没经手这款广告的制作,但已经强力要求合作伙伴要求把广告下架。

      这起备受争议的广告,正是下面这一段被人备份的影片:饿狼传说主角 Terry Bogard(泰瑞・柏格)轻浮地骑着机车,路过路边摊连续搧了不知火舞、Blue Mary、Kula Diamond 三位女性角色的臀部。 (点开请注意:影片有不雅动作,INSIDE 绝对不鼓励这种行为)。

      在此要先分别一下,这款游戏广告并非台湾人比较熟悉那款由韩国 Netmarble 获得 SNK 授权制作的《The King of Fighters ALLSTAR》,而是另一间祖国北京龙拳风暴获 SNK 授权的《SNK Allstar》(祖国当地叫拳魂觉醒-拳皇全明星)。

      这款游戏在台湾由 G 妹游戏代理,正式名称为《拳皇M:格斗明星全集结》,但或许是因为广告未在台湾播放,尚未引起大量台湾玩家注意;且虽然最后泰瑞机车雷残,影片感觉有受到其报应,但这段极度不尊重女性且崩坏人设的广告无论在美国、日本,都引起网友大力抨击与激烈讨论。

      泰瑞是 SNK 经典格斗游戏《饿狼传说》的第一男主角,从 1991 年第一代发售以来除了作为操作角色本身就很容易上手之外,他也因背负沈重命运却时时保持爽朗中带有绅士风度的英雄个性,一直在广大玩家心中有极高人气。

      泰瑞也常见于其他游戏。Photo Credit: Nintendo

        这款手游广告不仅让人设崩坏,更糟糕的是把下流当有趣,硬是要往性别歧视大地雷踩上去,调戏对象还是自己女性好友、自己弟弟的女朋友,跟一个未成年少女。对老粉来说,你能看到陪伴多年的角色,变成一个性别歧视的混蛋吗?(至于动画版黑历史就不多论了…)

        随后广告虽下架了,但 SNK 恐怕还得烦恼好一阵子。


        IP 授权好赚,但也很怕带赛

        整起事件最可疑、也最受人争议部分的是位于事件核心,担任海外发行、营销的 Superprism 也在第一时间于官方 Facebook 上表示”没有参与广告制作”。Superprism 是一间由完美世界转投资,负责欧美/全球版的代理商;但都可以从上面影片看到”PLAY NOW FOR FREE”、”App Store、百度 Play”等字眼了,身为实际把 IP 运用在营销的 Superprism 却一点责任都没有,似乎说不过去。

        Superprism 在官方 Facebook 的公告。

          对美国、日本拥有强大 IP 的动画、漫画、游戏等 ACG 公司来说,IP 授权一直是非常重要、而且”好赚”的收入来源。根据矢野经济研究所调查,2019 年日本整体角色授权市场产值可高达 25,340 亿日圆(约钱币 6,924 亿元)。但日本 ACG 因 IP 授权给他厂(尤其跨国时)造成的人设崩坏也并不少见;通常改拍真人电影崩坏机率最高,像好莱坞的《七龙珠:全新进化》,或是日本自己拍的《钢之练金术师》就属经典案例。

          但发展下来,动画、漫画、游戏三者互相 IP 授权改编已行之多年,崩坏机率就没那么高。至于游戏 IP 授权给另一款游戏,只要好好规定授权内容保护角色,而且不跟世界观起强烈冲突,通常都能起”强强联手”,两边粉丝都买单之效。格斗游戏本身也不例外,近年大吹起 IP 授权流行风潮,像是《铁拳7》一口气就拿到 SNK 的吉斯、CAPCOM 的豪鬼、Square Enix 的诺克提斯,就连美剧《阴尸路》大反派尼根都加入了。

          SNK 的状况就更特殊了。在 90 年代-尤其是 1996 年之后,SNK 的 KOF 系列称霸了大型机台游戏市场,《KOF 97》、《KOF 98》在包括祖国在内的亚洲市场红透半边天(相信不少老玩家都还有去大型电玩店整天打 97、98 的回忆…)。也是因《KOF 97》多年来一直受到祖国市场欢迎这层关系,2015 年祖国游戏营运商顺荣三七透过子公司喆元文化,收购了 SNK Playmore 81.25% 的股权,从资本角度来看成了一间中资公司,也开始了该公司大举授权 IP 的时代,最后还被顺荣三七背后的君创基金成功在韩国挂牌上市。

          《KOF 97》走红于祖国,也开启 SNK 日后被祖国收购的契机。Photo Credit: SNK

            像《KOF 97 OL》、《KOF 98 终极之战 OL》、《KOF ALLSTAR》、《拳皇世界》、《拳皇命运》,或是不知火舞跨刀《生死格斗》、《王者荣耀》都是 SNK”IP 大批发”下的产物。这次事主《SNK Allstar》也不例外,是由曾制作过《KOF 98 终极之战 OL》原团队成立的”北京龙拳风暴”所制作的卡牌类游戏,并由上述提到的 Superprism 所负责,却不料爆发性别歧视广告,也让整起事件却陷入了罗生门。

            有人或许会说:这不过是虚拟角色的事啊?有那么严重吗?是不是笔者故意当 SJW?不,真的很严重。在 MeToo 风潮席卷游戏圈后就在 SNK 身处的格斗游戏业里,全球最大的格斗游戏锦标赛 EVO 创办人 Joey Cuellar 就因指控性骚扰后被罢免,CAPCOM、万代南梦宫等参展厂商也后续停止了跟《EVO On微信 2020》的一切合作。

            如果事情恶化下去,悲观一点各大游戏比赛会因此封锁 SNK,不让他们游戏参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今 SNK 作为开发商却陷入了 MeToo 危机-而且更衰的是这还不是自己亲手捅的笼子,而是第三方手游厂挖的洞。也许就算格斗游戏本体被业界排挤导致卖不好,SNK 可能还是能靠祖国手游 IP 授权活好几年;但也因此身陷 MeToo 危机,恐怕也是当初执行”IP 大批发”从未意想到的吧。

            《本文作者Chris,原文刊登于合作媒体INSIDE,联合新闻网获授权转载。》

            人已赞赏
            石头神评

            《电驭叛客2077》 延期再引加班争议 CDPR首席执行官:从一开始就没那么糟

            2020-11-16 12:23:44

            石头神评

            窥探剑圣一心的原型 岩明均的独特历史微观:《雪之崖.剑之舞》

            2020-11-16 12:24: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