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探剑圣一心的原型 岩明均的独特历史微观:《雪之崖.剑之舞》

《只狼:暗影双死》有无数剑戟交锋、令人心潮激昂澎派的时刻;一如宫崎英高(1974-)历来动作冒险类型作品的”优良”传统,这其中又以高强度的Boss战为极致。特别是前苇名国主、素有”剑圣”异名的苇名一心,作为压卷最终横阻在玩家面前的高墙,其远远强过寻常剑豪之上的超人武艺,和彷彿断然看破一切的气魄,都无愧于剑圣封号,令人印象深刻。

尽管在剧中时间点已老病将死,一心超凡入圣的武艺始终令人胆寒

    不少相关资料指出,苇名一心的人物原型,应是借鉴于日本战国时代东北陆奥国会津大名-芦名盛氏,以及剑圣-上泉信纲二者合一:出身、谋略眼光和国主身份袭自芦名,武学境界则得于信纲。其中尤其是那往往被玩家戏称为”苇名枪圣”、蛮不讲理的战斗手段,虽然让人特别感兴趣,可惜在容易取得的中文资料里,有关上泉信纲的情报非常有限,顶多只知道他是阴流传承者、新阴流开创者、柳生新阴流的授业宗师。而作为一名战国时期曾受有俸禄、驰骋战场的武将,又是如何在两军交战时实践他的兵法,继而被传诵为剑圣的实战表现,却近乎付之阙如,实乃憾事一桩。

    所幸,我们尚可透过一册漫画,约略一窥其武勇和为人。那就是岩明均(1960-)较少为人所知的中篇作品集:《雪之崖.剑之舞》(雪の峠・剣の舞, 1999-2000)。

    图:日本讲谈社

      (以下全文剧透。请读者自行斟酌)


      不只是寄生兽

      身为当前仍持续创作活动的大师,岩明均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当然是名震一时的《寄生兽》(1990-1995)。其连载已结束多时后的2014-2015年间,仍有改编动画和电影问世;以及讲谈社曾基于纪念性质延请旗下多位知名漫画家,根据同一世界观单回创作的”官方同人志 “:《NEO寄生兽》、《NEO寄生兽f》,均显见其经典意义和影响力。

      然而,如《寄生兽》这般科幻恐怖寓言题材的作品,仅仅是岩明均创作脉络中最突出的一支。家学渊源,或许受其身为考古学教授的父亲影响,岩明均更多着力在历史题材的演义性质构思。包括中短篇的《雪之崖.剑之舞》、《神鬼战略》(ヘウレーカ, 2002),以及正在连载进行中的长篇史诗《历史之眼》(ヒストリエ, 2003-),无不显现出作者对于描绘历史故事的浓厚兴趣。

      可惜的是,此般历史相关作品在调性方面和情节表现上,毕竟不像《寄生兽》那样具有直观的冲击力,加上岩明均整体画风朴素,因此话题性较少、讨论度偏低,书也就在波澜不惊的状态下慢慢绝版了。然而那都不妨碍这些漫画引人入胜的价值。作者深厚的编剧功力和对人情世故的娴熟掌握,总让情节发展在符合史实背景同时,兼顾”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阅读乐趣,并演绎出人与人之间互动看似寡淡、实则深沈的韵味。其简净的画风和分镜之于说史,更无疑发挥了相辅相成的综效。

      《寄生兽》奠定岩明均的历史地位,但其本人可能更希望读者多读他的历史作品


        不一样的切入角度

        《雪之崖.剑之舞》的时间设定虽然看似一般,选择了日本史中最常见诸流行文化的战国时代。但并没有落入俗套,以那些早就因为小说、电视电影和ACG而让大众耳熟能详的英雄豪杰为主体;而是另闢蹊径,从常人名不见经传的阵营、史事、人物,或记载缺乏细节的事件进行描写、渲染。全书辑录了两则中篇故事,即书名之各半:

        〈雪之崖〉

        原据有东海道常陆国五十余万石高的大名.佐竹氏,因为在关原之战前,选择向石田三成为首的西军靠拢,战后作为败方之一部,遂被减俸为二十万石,更转封至东北边陲的出羽国。转封后为了准备统领当地,当主佐竹义宣开始进行一藩之府地点择定的谋画。义宣所亲近的年轻重臣涩江内膳,和佐竹家以川井伊势守、梶原美浓守等为首的老臣派系,在新领国策和立府观点上却多有歧异……。

        本篇故事即描绘涩江内膳如何在没有家底、受家老轻视的情况下,将立府政策导向他所预期目标的努力。同时刻划义宣为巩固权力,与家老之间在台面下暗潮汹涌的算计争斗,寓示着战国时代的消逝。

        仅仅持续一天的关原之战,佐竹家其实尚未参战便已经结束……

          〈剑之舞〉

          农家少女榛名不仅被一众武士凌辱,同时全家亦惨遭灭门。趁武士党羽醉酒熟睡之际,她偷去贵重的金棋石逃走,并女扮男装,以此为代价拜入上泉伊势守门下,希望能得到剑圣直传弟子疋田景兼(文五郎)指导,习得必杀之剑、誓讨大仇。

          同一时间,武田信玄对长野家的施压日益加重,时任长野家臣的上泉信纲及其门众,均有与武田军决战的准备。之于榛名有灭门之仇的武士隶属于小幡家,而小幡已经向武田投诚。在文五带领下剑术进展神速的榛名,随着战争的脚步逐日靠近,知道报仇雪恨的时刻已经来了……。

          精妙的分镜扣人心弦,岩明均几乎没有浪费任何一格叙事价值

            从上列梗概可知,岩明均并未采取最知名的人物或事件进行描写,而是选用了大众比较不熟悉、像你我等非日本人的国外读者更所知甚微的素材。这或许牵涉到作者对史观的理解和偏好。包括其连载中的长篇漫画《历史之眼》,虽然是以亚历山大帝崛起、扩张帝国前后的重大史事为主体,主要视角则从书记官尤米尼斯出发做时代的观察纪录。”由小人物相对微观的角度,进行细部的历史诠释“,显然是岩明均的拿手好戏。

            如此创作倾向在叙事上的优势十分明确:作者有效营造出”陌生化”的故事情境,使读者阅读时能够自然产生新鲜感。于是乎,日本战国之于我们,不再只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等鼎鼎大名的人物纪传。〈雪之崖〉的上杉谦信,只在梶原美浓守的口述回忆中登场;〈剑之舞〉的武田信玄,更只有一句”听说你们被武田招揽却拒绝了?真是可惜啊。“叙述简单带过,并未实际现身。

            即便少了那些”战国偶像”,本作依然精彩而饶富韵味。佐竹家转封后对设府意见的分歧纠纷,和长野家死守箕轮城、最终遭武田军攻破而以身殉城的史事片段,无一不经由岩明均的漫画跃然纸上。这些事件在一百五十年间的日本战国,就有如浩大洪流中的细石般不起眼。但除了选材上别开生面的趣味性之外,作者或许也想借此传达一个观念,那就是:历史并不专属于英雄伟人,在各处各个岗位上认真生活的人们,都应当有被史笔纪录的价值。


            不寻常的人物志

            值得留意的是,《雪之崖.剑之舞》两篇故事中的登场人物,虽然基本上还是有主次要之分,但或许因为角色形象都太过鲜明生动,整体看起来更像是各人各显身手的群像剧。涩江内膳看似〈雪之崖〉篇章主角,然而如主公佐竹义宣、站在偏对立面的梶原美浓守等,其之于故事表现的重要性都不亚于内膳,甚至梶原美浓守透过其对上杉谦信的回忆,细腻刻划老将不甘于未战先败、无法适应战国结束后和平治世的复杂心理,都要比内膳其人更值得读者玩味。

            理智清晰的梶原美浓守其实非常欣赏内膳的远见,碍于立场却只能与其针锋相对

              〈剑之舞〉篇亦然。故事主线:”榛名习剑以报灭门血仇”,虽是比较老套的武侠路数,在作者完善的情节铺排和分镜处理下,仍具有充足张力,让人读来时而激昂、时而莞尔、时而又不禁恻然感伤。而疋田文五郎教榛名剑术同时,开始反思自己修炼剑法到至强境界,究竟是所为何来的苦恼,同样颇耐人寻味。拿着上泉信纲尝试做出来的竹剑前身――”挠”(袋竹刀),文五得以在不用担心弟子受伤的前提下,更自在地指导身为”初学者”、瘦弱”女性”的榛名,也隐约透露出剑道将更加普及于大众的未来。

              “表现出武士不同寻常的一面”,是本作的一大看点。从浪人身份被义宣提拔的内膳,跟武勇丝毫扯不上关系。尽管〈雪之崖〉通篇几乎没有涉及战争描写,我们还是能从川井伊势守、梶原美浓守等家老的强势作风和刚毅神情,想像他们披甲上阵的勇姿。同时或许是为了强调内膳文人派的气质,岩明均特意让涩江内膳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显得温和散漫,脸部线条也比较柔和、呆滞,彷彿人畜无害的样子,似乎正直接告诉读者:这家伙完全不是上战场的料。作为反差,他则在检地、民政规划、交通路政、筑城设计上卓有长才,因此才会获得历史上以”明主”着称的义宣倚重,最终促成洼田之丘的设府计划。

              最近几年,日本陆续有一些关于古代武士”非传统”呈现的电影。例如《超高速!参勤交代》(2014)、《殿下万万税》(殿、利息でござる, 2016)、《马拉松武士》(サムライマラソン, 2019)、《武士搬家好吃惊》(引っ越し大名!, 2019)等等,让观众知道武士并不是一群只知道舞刀弄剑的战斗专业人士而已,平常还有很多吏治、联络、协商、财经、公共管理等行政庶务,等着这些广义的公职人员去处理。而岩明均才在千禧年左右,就想到经此特殊角度,主要描写武士阶级的日常公务,眼光可说是超前时代。

              内政能力出色的内膳,趁主公旅外田猎之时,才能好好睡上一顿

                从现代的角度来看,内膳的专业大致属于都市计划、地政学系相关。可惜他生在封建时代,必得背负武家之名册封武士,才能为国贡献所长。分明不爱打架的他,历史上最终在大坂之阵结束一生,实在令人感到遗憾。

                至于〈剑之舞〉故事中的武士最让人意外的,则是”上泉信纲发明竹刀”这件事。


                不拘泥于形式的剑圣

                〈剑之舞〉以武田信玄倾力消灭长野家的史事为背景。箕轮城防卫战时的信纲约四十多岁后半,早已经凭剑术通神、无敌于天下好一段时间。这可以从长野家灭亡后,信玄便积极想要拉拢信纲的态度看出:剑圣武名确实声威远播。长久以来在木刀和真剑胜负中打滚过来的他,不晓得是心境发生什么变化,或者对剑术有了些新的想法,因此发明出”挠”,可以避免像使用木刀练习时伤人筋骨的状况。

                在此之前,日本古流剑术全以木刀修炼,虽说没有刀锋,但沉重的木刀往往很容易把人打到骨折、内伤,甚至攻击致命部位时伤人性命,也是时有所闻。上泉信纲或许有感于武者、习剑门生在以木刀练剑过程中,未免折损过多,才想到要从练武的用具安全性下手。岩明均特意着重此节描写,除了可能有意突出其对于信纲剑理中,所谓”活人剑”的概念诠释,似乎也借此彰显信纲的观念之先进、敢于突破现况,而不畏世人异样眼光的超然态度。

                包括上泉的直传弟子文五,在故事一开始时从信纲手中拿到挠,也觉得相当可笑:这么轻盈、打人甚至不会有实质伤害的玩意,怎么以实战为前提进行练习?

                信纲突发奇想的创意,刚开始其弟子文五并不看好

                  和月伸宏(1970-)《神剑闯江湖》(るろうに剣心-明治剣客浪漫谭-, 1994-1999)前期反派中,表面上以复兴古流剑术为己任的剑客石动雷十太,也强烈抨击明治之后以竹刀为主流、偏重运动强身为目的的剑术道场,是日本剑术自甘堕落的表现。雷十太不知道的是,他所鄙弃的竹刀,其实正是由战国最强的剑圣首开先例并为推广。文五也在指导榛名的过程中,察觉到挠的用途妙处。同时揉合史实和虚构情节,让人物的想法转变有着更清晰可信的脉络,是岩明均历史漫画极其出色的一笔。

                  〈剑之舞〉的故事虽然是以榛名和文五为主,信纲作为配角的出镜时间其实不多,但其存在感却非常强烈。这主要透过前后反差的手法营造。道场锻练弟子的工作,基本上已交在直传的流派继承者:神后伊豆守和文五郎手上,也因此故事前期,信纲看起来只是个生活闲适、态度轻松的中年大叔,连”甘乐春之介”是榛名女扮男装也看不出来,突显出大智若愚、天然呆的样态:

                  信纲:不过甘乐先生还真是⋯⋯美的像女子一般呀。
                  文五:什么⋯⋯(小小声)她是女的啦女的!您在开玩笑吗?

                  到后期亲上战场,却彷彿画风陡然一变,大军之中挥动大十文字枪,足轻兵卒砍杀起来如同斩瓜切菜,势如破竹。难怪在故事前期,当信纲当面对榛名夸赞文五,说他的剑术可能已经是天下第一时,文五是一脸非常不以为然的样子:武艺修炼的愈强,想必文五就愈是知道自己和老师之间的差距。

                  手执超大十文字枪迎向战阵,剑圣信纲下一刻就要敌人吓破狗胆

                    回想起来,《只狼》的苇名一心很常被玩家吐槽之处,就是他在第二阶段以后拿出大枪来战斗的这一点:不是说好的”剑”圣吗?怎么竟然拔枪出来了?这虽然有部分是玩家被逼急、被打到失智的玩笑话,但还是可以稍微了解一下:在日本语境中,”剑圣”应该并不单指其剑法高超,而是同时称誉其人各方面武艺超群。既然是以实战为目的的武术流派,通常兼有剑术、弓术、长柄武器、徒手战斗的法门,也因此比起”剑客”,这些古代宗师称之为”兵法家”会更加贴切。包括宫本武藏着作的《五轮书》,也是以兵法着称于世。上泉信纲或苇名一心身为征战沙场的武将,提枪上阵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毕竟一吋长一吋强,在冷兵器为主的时代,长柄武器向来是战场主流,无论东西方皆然。文五仅以打刀杀敌,反而是比较奇怪的。

                    想当初首次看到一心拔出大枪时,每个只狼玩家都傻了……

                      至于苇名流”不拘泥于形式”、”任何手段的可以拿来战斗”的特色,从〈剑之舞〉的表现诠释看来,也确实是剑圣信纲新阴流的特点。虽然不排除是岩明均对于武学技术层面的理解有限,或者因为篇幅不足才予以省略,我们的确没有看到文五传授榛名任何招式或套路,更多的是观念和原则的建立。临到出阵前,信纲宣告的战斗方针,更是连文五和神后两位直传弟子都搞不懂:”什么叫”不怎么样”但是要”夸张地”……?“然而在看到他们有如鬼神一般的老师”搅拌”敌阵时,两人就会意过来:总之打他X的杀爆敌人就对啦!

                      由此所见,信纲新阴流/一心苇名流在战斗理念上,可能类似于金庸《笑傲江湖》的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的精神。而在奇幻背景下,一心发扬出来的态度便更显激进:连火枪都拔出来喷一波啦。但如果信纲有那么好使、高准度的四连发短铳可用,他老人家大概也不会介意真拿来玩玩吧。


                      絮语:不凡的素材宝库—战国

                      到目前为止,不论是小说、电影、动漫画或电子游戏,以日本战国时代为背景的创作,可谓不计其数。单论电子游戏,光荣公司(株式会社コーエー,现在的光荣特库摩前身)的《川中岛合战》(1981)或为滥觞,而其真正发挥广大影响力的《信长之野望》(信长の野望シリーズ, 1983),应可视作日本战国成为热门题材的开端。尽管现今家大业大的光荣,在经营和游戏开发方针上不时有让玩家抱怨之处,然其历来在历史主题长期经营的独特价值,应还是值得高度肯定。

                      将近四十年的轨迹,《信长之野望》甚至要比《超级玛利欧兄弟》还更老一点

                        我们现在已经有大量关于日本战国经典人物、战役、事件的作品,像那些在《战国无双》系列中登场的可操纵角色,有超过半数都是热衷此道的爱好者熟悉多时的老朋友。但是在非典型、名气较不响亮的人物和故事方面,仍有许多挖掘的空间。

                        《雪之崖.剑之舞》刻划佐竹家转封设府纠纷,和上泉信纲参与箕轮城防卫战的描写,就足够让人耳目一新。游戏方面,《仁王》(Nioh, 2017)以自英国远渡重洋到日本、最终受封武士的威廉(三浦按针)为主角,已是相当新鲜而有特色的选材。《只狼》从架空、奇幻的角度来再现战国乱世的氛围,间或杂揉特定谐拟、致敬的历史元素,也为类似题材注入活水。《对马战鬼》(Ghost of Tsushima, 2020)干脆跳脱热门的战国,转向元日战争的史事做发挥,更让人看到有关古日本背景的创作,值得期待的可能性。

                        在下一部以此为本、令人激赏的杰作面世之前,不妨一读《雪之崖.剑之舞》,除了领教岩明均大师风范的叙事笔法,同时也见证日本东北秋田市的前尘过往,体悟战争的残酷和身在其中百姓的痛苦无奈。或许作为《只狼》玩家的你,还能从中重新领会如雷贯耳的剑圣之名,那确实震铄古今的强悍与洒脱。

                        人已赞赏
                        石头神评

                        游戏设计思维:沿用规则不是抄袭,叫做继承!但你有了解过为何沿用吗?

                        2021-5-10 17:51:33

                        石头神评

                        CCC杰作《不可知论侦探》:民俗、推理、新广东奇案

                        2021-5-10 17:52: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