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逐渐哲学 《赛博朋客2077》之”我是谁?我在哪?我还活着吗?”

图:撷自《赛博朋客2077》

    赛博朋客2077》从2020年12月上市以来,由于优化问题与公关危机,绝大多数讨论都围绕在BUG、善后补救和玩家抱怨上。针对游戏内容本身的讨论,则经常被上述的外延喧嚣所掩盖。不得不说这是一件相当可惜的事:因为本作的可玩性仍可谓十分丰富,故事剧情的深度和感染力也可圈可点,充满赛博朋客科幻类型的机锋趣味,以及引人深思的情节刻划。

    以下将针对《赛博朋客2077》在故事尾声时,述及有关”肉体 vs. 灵魂”的描写,尝试提出几个讨论。这些问题可能没有标准答案,在此只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刺激更多玩家参与讨论。


    (本文涉及后期关键、结局剧透,请读者斟酌参阅)


    现世转生:肉体与人格的匹配度

    在答应与荒坂华子结盟的【恶魔】结局,也就是俗称的”荒坂线”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本来已经死在其子赖宣手上的荒坂三郎,其实早就将人格意识数码化,”备份”保存在荒坂主机的中枢”御舆”里头,随时等待合适的躯壳”复活”。当V伙同华子一派肃清赖宣党羽后,也的确让荒坂三郎借由赖宣的肉身重出江湖。这段故事清楚揭露了:有关”将银手强尼的人格意识安置在生物晶片”的实验,其背后的真正目的,就是实现不同身体/心灵匹配的可能,以”现世转生”回避原本肉体的衰老劣化,让荒坂三郎永远君临在荒坂集团这个企业帝国之上。

    图:撷自《赛博朋客2077》

      而在V将身体主导权交给银手强尼的【太阳】结局,早已成为网络资讯生命体的传奇窜网使:艾特.康宁汉则清楚指出,由于生物晶片侵略性的生体改造作用,使得V的身体永远不再适合V的人格意识,反而适用于本来作为寄生客体的强尼意识。若由V的意识继续主导,将会在短期内因为身心互斥作用,最终导致死亡。荒坂线的荒坂三郎之所以能够无痛接收赖宣的肉体,除了可能采用生物晶片让客体人格侵占主体肉身的技术,剧中还特别提到:因为赖宣是荒坂三郎的儿子,才可以在避免引发排斥现象的前提下,达成人格转移的目的,一如人体器官移植,取用血亲捐赠往往吻合度会最高那样。

      在网络上可以看到部分网友讨论,认为《赛博朋客2077》对于身体/心灵的描写,有相当程度借鑒了《攻壳机动队》的设定。不过单从上述情节来看,似乎就呈现出两部作品之间的显着不同。不论是漫画、电影剧场版或电视动画等媒体,《攻壳机动队》在肉身更换方面显然相对自由,没有什么排斥反应的相关叙述(顶多是需要复健来提高义体同步率)。包括在神山健治监督的电视动画第一部S.A.C.当中,主角草薙素子即使被海上自卫队的狙击手爆头击杀,也能借由事先上传的人格意识远端操作,透过新的肉身”复活”。

      但到了《赛博朋客2077》,肉身和意识之间是否匹配的条件就显然严格许多。至少故事当中,我们并没能看到像《攻壳机动队》的草薙素子或久世英雄那样,从小就已经全身义体化、而会根据年龄增长来更换对应外型躯壳的描写。”人格意识”这种看似原理抽象的东西,在2077当中竟然会与具备物理性质的肉身产生排斥反应,或许可以视为CDPR编剧基于某种科幻情怀的浪漫设定。然而从另一层面来看,也可能是编剧由物理论的角度进行想像:因为所有的人格产生和思考状态,都来自于个体的神经传导活动、内分泌和化学反应;因此,当不正确的人格与不正确的肉身组合在一起时,才会造成化学上的互斥现象。

      草薙素子从小就全身义体化(Ghost in the shell(1991)) 图:neondystopia

        由于新产生的强尼人格,只有V主观上能够观测到,因此在《赛博朋客2077》的整体叙事上,主角的外在表现大概很类似双重人格患者(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本作坚持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的缘故)。若非神机医维哥对V有充分信赖(故事开头就十分海派地让V赊欠鉅款!),以维哥常识人的立场来说,””银手强尼”其实是V在遭受剧烈脑损伤之后意外衍生的新人格”,或许会是更合理的解释。毕竟连晶片设计者海尔曼本人都未曾验证过晶片功能,只在理论层面进行理解,事后还要透过V的主观口述,来检证他的开发成果,确实成功达到”再现亡者活动意识”的目的。作为2077中几大不可思议的黑科技之一,生物晶片的实际运作方式,其实还有太多模糊不清的诠释空间……。

        若把V视为是外在物理因素导致的双重人格者,按《赛博朋客2077》剧中演出,则每个人格在数码化的网络世界,都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当V将意识连上网络时,强尼是能够直接与网络上的艾特交谈无碍的。这会产生一种有趣的情况:具有愈多人格的解离性身分疾患者,在网络上就会分出愈多独立意识。举例来说,让《幽游白书》的仙水忍连上2077的网络,就可以让他的七个人格同时登场;《24个比利》更能直接爆出二十四个人在网络空间开趴,画面将会相当热闹。


        魂魄数码化:”自我”是什么?

        再者,另一个让人好奇的点是:荒坂三郎借由赖宣的肉身”复活”,或银手强尼透过V的肉身”还阳”,玩家在编剧铺陈引导下,会很自然产生”新的赖宣就是荒坂三郎”、”新的V就是银手强尼”的认知。但姑且不谈法律上自然人的认定,从日常角度来看(虽然这本身就是个非日常的事件……),我们真的会说”他就是那个某某某”吗?

        这有点像是经典哲学问题”雷修斯的船”(忒修斯之船)的变形:组成这个人的材料已经从头到尾都完全不同,差异在于他们都具备主观上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核心零件——也就是心灵。如果用雷修斯的船来类比,那可能就是在一艘具有完整组件的A船空壳上,移植了B船的龙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说这艘新的船是B船吗?

        有意思的是,《赛博朋客2077》故事当中有好几段情节,都直接反映出”外在形貌不重要,内在心智和记忆才是决定一个人之所以存在之标记“的观点。当强尼以V的身体活动时,过去的战友若恶、乐团伙伴凯瑞,都透过彼此之间的私密记忆来确认身分。哪怕玩家自定义的主角V,无论外表或声音都不会像基努.李维,若恶也可以在那一抹熟悉的坏笑下,看出当时候的V不是V,而是强尼现身在来生了。凯瑞透过那”只有银手强尼才弹得出来”的精湛吉他技艺相认,则更突显其传奇的浪漫韵味:就好比帕格尼尼或吉米.罕醉克斯那样的伟大演奏家复生,标志 性的表演技法绝不会让乐迷错认一样。

        (还好强尼是个摇滚乐手而不是运动员。技术活依附在记忆之上还好说;若强尼本来是个马拉松选手,体能恐怕就没办法连同人格移转到V身上啦——虽然这大概也是装个传奇级人工心肺就能搞定的事)

        图:撷自《赛博朋客2077》

          在【节制】结局中,V最终被迫成为网络资讯生命体,跟着艾特离开现世;强尼人格则完全取代了V,透过V的肉体活下去。像玩家一样知道内情的人,当然会说这个有着V外表的人不是V,而已经是强尼。世间大众却恐怕不会这么认为。而强尼本人或许基于保密原则以避开荒坂等企业视线,或由于对V的歉疚之情,”转生”的他选择隐姓埋名、离群索居,与过去狂躁易怒、神经质的强尼相比,他变得行事内敛、沉稳而低调,甚至连烟都戒了(明明V还在主导的时候,他总是要求V哈个两口让他脑子爽一下)。似乎只剩下那引人入胜的吉他技巧,是足以指认其存在的表征。

          每次照镜子时,他从中看到的不是本来强尼的样子,而是某一段时间里与之并存于一体的V的样子。转生后的强尼之所以性格转变,是不是也有和V本来的性格混淆、同化的可能性呢?

          另一方面,包括《赛博朋客2077》在内,涉及”可以将记忆、人格复制保存”情节的作品中,无独有偶的都尽可能回避一个状况,那就是”复制出好几个”同一个人”,在不同身体同时存在,并使之同台登场”。我们通常只会看到在人物的主体死亡后,预先备份的人格才会”启动”反客为主。但如果荒坂三郎以三种型态同时存在,如下:

          1、荒坂三郎人格in荒坂三郎原肉身
          2、荒坂三郎人格in超级电脑”御舆”
          3、荒坂三郎人格in荒坂赖宣肉身

          当他们同时宣称自己才是本体时,恐怕就会产生争议。当然,从现实角度来看,具备原肉身的荒坂三郎大概会在身分认定诉讼上胜出。但如果排除掉原肉身的项目,然后再增加其他权限与赖宣相近的躯体选项——例如”荒坂华子肉身”或”荒坂美智子肉身”——荒坂的律师团恐怕就要头大了。

          图:撷自《赛博朋客2077》


            狂想:可能存在的解方

            在整理观点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虽然剧中到最后,所有人都说V完全没救了、那副身体在生物晶片的改造影响下已经是强尼的形状。但反过来说,如果利用守魂计划将V的意识提取出来,并且制作成生物晶片,再植入V本来的身体,是不是就可以经此逆向操作解套?

            在荒坂成功将银手强尼(以及荒坂三郎)的人格记忆数码化保存下来后,似乎就开始这项技术商品化的推广。从主角V的经历来看,可能因为2077的世界观还没有解决不同肉身和心灵的排斥反应问题,于是才有了”守魂计划”:提供政商名流备份意识、避开原先躯体衰老或不治之症等立即性困境,以待未来医学或生物科技更发达后再”还阳”。概念上一如某些经典科幻故事里的人工冬眠,只是更加方便,可以省去物理保存肉身的体积空间和维护问题。

            事实上,剧中作为圣物开发计划执行人的海尔曼博士,的确已经提供了生物晶片的完整设计图,透过标准化程序,要想再复制成果应该不难。而因为生物晶片本身强势的寄生效果,会强制将宿主肉身改造成适用于晶片内人格的规格,所以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只要预先将V的肉体以人工速冻或其他方式保存,等存有V意识的生物晶片制成后,再加载到V的身上,应该就能够”还原”出一个”具备V人格的V躯体”。

            如果这么做的话,可能会遭遇到的伦理问题是:在将V的人格数码备份化出来后,是否要先将本来的V杀死,以确保之后数码人格的V能够妥善接收”已经抹除原有意识的空白肉体”?而若V的肉体保留在原本人格存活的状态,当存有V的备份人格来取代肉体原本人格时,会不会等于是”自己杀自己”?至于在保有完全一致经验和记忆的”备份人格”,取代V的”原本人格”时,我们还可以说这跟本来的V是同一个人吗?

            图:撷自《赛博朋客2077》

              与之相关,樱井画门的漫画《亚人》曾经提到,美国哲学家唐纳德.戴维森在二十世纪八O年代说过的”沼泽人”思想实验:

              “某人出门散步。行经一个沼泽边时不幸遭到落雷击中丧命。与此同时,在他身旁正好也有一束闪电击中沼泽,而这道落雷和沼泽十分罕见的发生某种神秘反应,产生一个与死者无论在形体或质量都完全相同的生物。我们将这个新产生的生物称为”沼泽人””。

              沼泽人在原子级别上,与原来那个人的构造完全相同,外观一致,包括大脑状态(死前的大脑状态)也完全被复制下来,亦即记忆和知识百分之百吻合。

              走出沼泽的沼泽人如同刚死去的某人,边散步边回到家中,打开刚死去的某人家门、和刚死去的某人家人通电话、边读着刚死去的某人尚未读完的书一边睡去。翌日上午起床后,再到刚死去的某人公司上班。”

              ——那这个与死去某人别无二致的沼泽人,是否可以直接视为是某人本身?

              当然,沼泽人的例子是新的个体在无知状况下取代旧的个体;生物晶片的状况却无论如何都会是新的人格”有意识地”取代原本人格,情境上显然有根本不同。”与本体完全一致的复制人之身分认定”,似乎也是科幻情节上的流行主题。同样在《攻壳机动队》电视动画版第一部S.A.C.,以及奈须蘑菇的都市奇谭小说《空之境界》,都有过相关呈现。在此就不爆雷,读者有兴趣可以逕行参考。


              小结:悬而未决的神秘

              《赛博朋客2077》的故事,反映出许多有关肉体和灵魂的经典科幻议题,某种程度上将物理论或心物二元论的论争再度带到大众眼前。虽然大部分不是什么创新观点,借由这一部包罗甚广的作品予以囊括,或许能再带动玩家们对相关主题进行讨论。

              心灵、人格真的能够数码化吗?意识与身体的排斥反应是怎么造成的?将人格数码化之后”转送”在新的躯体上,真的能绕开衰老病痛、实现永生吗?抑或那根本就是一个全新的个体,只是当事人没有自觉?脱离肉身、仅作为资讯流存在于网络的意识,是否还能算”活着”?网络生命体的产生会不会将”生存”重新定义?以人类人格形成的网络生命体,与产生自电脑的人工智慧仍然有区别吗?或者在资讯数码化的过程中,人类与AI的界限将会逐渐消失?……

              上述种种大哉问,都远非当代知识、技术所能解答。对于大脑、心智、资讯工程、生物科技,乃至于跨越这数个领域的认识,人类尚有许多未解之谜有待研究。但透过像《赛博朋客2077》这样的科幻故事引领想像力天马行空,我们已经向未来世界迈进了小小的一步。

              图:撷自《赛博朋客2077》

                ※感谢朱家安给本文初稿的咨询意见。

                人已赞赏
                石头神评

                《赛博朋客 2077》"夜城"背景速读 最初目标是打造无犯罪的乌托邦城市?

                2021-1-11 17:48:37

                石头神评

                游戏史上的今天/N64《任天堂明星大乱斗》 风靡世界的崭新格斗诞生

                2021-1-22 6:01: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