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底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从《生化奇兵》看 Rapture 的兴起与没落

    谁都向往安乐、富足、没有纷争的生活,早在西元前 390 年,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就曾透过《理想国》描绘一个这样的世界,直到西元 1500 年左右,英国哲学家汤玛斯·摩尔的再次藉由《乌托邦》一书传达相同的概念。无论是《理想国》、《乌托邦》甚至中国的「桃花源」,这些早在无形中融入现代文化的字眼,其背后都代表着同一件事,那就是人是爱做梦的生物,我们总是追寻着梦寐以求却又无法实现的东西。

    从摩尔的角度,一个乌托邦必得在很多层面符合「理想」的定义,即便那是个永远不可能存在梦幻之地,仍无法阻止这样的构想出现在日后其它作品当中,就像 2K 旗下赫赫有名的《生化奇兵》系列里,伫立于大西洋深海的先进城市 Rapture。说到 Rapture 就不能不提曾获得广大回响的《生化奇兵》与《生化奇兵 2》,这两款作品推出距今已超过十年,却仍然在电玩史上有着独特地位,理由无他,因为制作团队凭藉乌托邦构想所创造的海底之都早已深深烙印在玩家们心中。

    ▲海底城 Rapture 留给玩家们形象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轻易抹去

      当然,熟悉《生化奇兵》系列的人应该晓得三代游戏舞湾 Columbia「哥伦比亚」也是一座反映乌托邦形象的城市,不过今天的重点到不是要介绍任何一款《生化奇兵》,毕竟三部作品都已问世有好一阵子了。之所以会先提到 Rapture,是因为我认为一二两代以不同角度见证海底城的方式,更能展现 Rapture 的全貌与本系列迷人之处。

      Rapture 的崛起与衰落

      故事要从 1945 年说起,一名梦想家 AndrewRyan 逃离了现代社会与政治圈,决定在格陵兰与冰岛之间的大西洋海底实现他的愿景,也就是后来的 Rapture。透过各方协助与合作,Andrew Ryan 终于在 1951 年完成这项史无前例的科技创举—一座远离地表,自给自足的城市。然而初代《生化奇兵》的故事并非从 Rapture 刚完工开始,Andrew Ryan 成为城市领导人后持续实践心中的理想,致力打造一个平等共和的生活空间。不料上下层市民间的隔阂日渐加深,人们开始发现 Rapture 和世界上其它地方并无不同。1958 年 12 月,下层阶级领导人 Atlas 鼓舞民众起义,引发名为 New Year’s Eve Riots「新年前夕暴乱」的事件,成为海底城内战全面爆发的导火线与开端。

      ▲Andrew Ryan 秉持着「没有神,没有王,人人皆平等」的理念打造了海底城

        身为上流社会代表的 Andrew Ryan 与 Atlas 兵戎相向,双方更把能够强化 DNA 的特殊物质 ADAM 投入战事。冲突持续短短四个月,Rapture 已不见昔日光景,到处遍布颓败的建筑与名为「Splicer」的 ADAM 成瘾者,代表乌托邦的理念更在一夕间粉碎。

        ▲Splicer 在海底城肆虐

          你一定会想,在内战正打得火热的情况下,到底有谁会想前往 Rapture?可惜确实有这么一位运气差到极点的人,那就是一代主角 Jack。Jack 搭乘的班机意外坠毁在大西洋的海底城入口附近,迫使他不得不踏上这段旅程。不过事出必有因,Jack 来到 Rapture 当然不是巧合,只是碍于剧透暂时先不提太多。

          ▲主角搭乘的班机坠毁在海底城入口附近,不过整件事却不像单纯的巧合

            Plasmind 与 ADAM

            《生化奇兵》系列并非单纯的 FPS 游戏,看过宣传影片或游戏画面的人一定会发现主角能使用某些特殊能力,像是从手臂喷出闪电,或释放蜂群啃食敌人,这种设定在一二代当中称为 Plasmind「质体」,三代则称为 Vigor「活力」。以游戏观点来看,这两者是《生化奇兵》系列换汤不换药的招牌系统,不过在前两作的海底城当中,Plasmind 的出现与 ADAM 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注射 Plasmind 后谁都可以成为强大的能力者

              Plasmind 的由来

              在 Rapture 遭到内战战火吞噬前,女科学家 Brigid Tenenbaum 目睹一名码头工人原本残疾的双手意外遭到海蛞蝓咬伤后竟奇迹似地复原,她将海蛞蝓拿来研究后果然发现某种能修复损坏细胞的物质,并将这种物质命名为 ADAM。不过 ADAM 最惊人的功效是能让人体 DNA 重组,赋予正常人反常的超能力。Plasmind 便是应用 ADAM 特性所制作而成的注射物,这项重大发现更成为海底城日后发展的关键。

              ▲ADAM 起初是在海蛞蝓上面被发现

                Plasmind 的应用

                游戏里的 Plasmind 种类大致上围绕着以属性为主的攻击,像是能麻痺敌人的 Electro Bolt「电光」、点燃敌人的 Incinerate「烧灼」以及冰冻敌人的 Winter Blast「寒风」。不过这之中也有偏向分散敌人注意力的 Decoy「分身诱饵」或促使敌人反目的 Hypnotize「催眠」等等。这些能力虽然有 90% 以上都是直接从一代沿用至二代,却多了更深一层的应用。像是「分身诱饵」在二代当中能够反弹敌人的攻击,而「烧灼」变为可以点燃复数敌人。不过要说一代到二代操作上最大的进步,就是 Plasmind 终于能够连同武器使用。一代主角的双手分别为 Plasmind 与武器,必须切换使用且同时只能选择一种,大大降低游戏流畅性。幸亏《生化奇兵 2》大幅修正了这个缺点,让玩家可以一边释放能力一边用武器追击。

                ▲Plasmind 的说明短片让极具压迫的游戏氛围轻松不少

                  Little Sister「小妹妹」与 Big Daddy「大老爹」

                  《生化奇兵》系列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游戏中以敌人身分出现的 Little Sister「小妹妹」与 Big Daddy「大老爹」反而比主角还要出名,就连没玩过游戏的人恐怕都听过他们的名号。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当然与这两个角色的形象塑造成功有关,不过你晓得为何一个小女孩会和穿着潜水装的大汉形影不离吗?

                  ▲这两位虽然不是主角却抢尽游戏风头

                    Little Sister 与 Big Daddy 从何而来?

                    还记得前面提到能够改变 DNA 的 ADAM 被大量应用在海底城生活上,可惜 ADAM 所带来的好处也伴随着可怕的后果,那就是如同吸食毒品般的成瘾现象,一旦使用过 ADAM 便会渴望获取更多。这种成瘾现象很快导致 ADAM 在 Rapture 呈现严重短缺,难以戒除成瘾的居民最终发疯而变成所谓的「Splicer」,同时也是玩家们在游戏里遇到的主要人类敌人之一。

                    为了解决 ADAM 不足的问题,身为发现者的 BrigidTenenbaum 与另一名科学家 Yi Suchong 以年幼女孩为个体,共同创造出专门回收 ADAM 的 Little Sister,让她们在海底城各地寻找尸体上残留的 ADAM,不过这么做有一个相当大的风险,那就是很容易成为 Splicer 的目标。为了保护 Little Sister 不被杀害,Yi Suchong 于是又创造了专门保护这些小女孩的 ADAM 强化者 Big Daddy,并让两者在心灵上建立强烈连结,迫使 Big Daddy 誓死捍卫 Little Sister。于是一大一小双人搭档便开始出没于海底城。

                    ▲Brigid Tenenbaum 虽然是两代重要 NPC,不过到《生化奇兵 2》才会跟玩家有比较多的互动

                      游戏中的 Little Sister 与 Big Daddy

                      Little Sister 与 Big Daddy 在游戏中并不是被归类在一般 NPC,而是能够击杀的「敌人」类型。一旦解决火力强大的 Big Daddy 后,Little Sister 便会毫无防备。这里一二代采取了相同的模式,就是让玩家们选择要「收割」Little Sister,或利用 Brigid Tenenbaum 在一代告诉主角的方式将 Little Sister 恢复为正常小女孩。收割 Little Sister 能获取大量 ADAM,却会杀死对方,相反地拯救 Little Sister 则会拿到较少的 ADAM。两种做法即为「善」、「恶」路线的分水岭,也会大大影响一二代最后的结局。

                      ▲被治癒后的 Little Sister 跟正常人无异,双眼也不再发光

                        回过头来看看身为保护者的 Big Daddy,他在外型上就是一名异常壮硕的潜水夫,实际上却分为好几种不同的系列,类初代机、二代机、三代机这样。最早的 Big Daddy 被称为 Alpha Series(阿法系列),也是《生化奇兵 2》主角所属的型号。Alpha 系列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每一位 Big Daddy 都被强迫和一名特定 Little Sister 建立「无法破坏」的心灵连结,一旦 Little Sister 走失、死亡或被治癒,将导致与她连结的 Big Daddy 陷入昏迷或暴走。过强的心灵连结所造成的反效果,也是后来改由其它 Big Daddy 担任保护者的原因,包含二代 DLC「Minerva’s Den」里配备重型雷射的超先进行号 Lancer「骑士」。

                        ▲二代 DLC 里的 Big Daddy 型号 Lancer 整体造型已经明显少了早期设计的笨重感

                          一座城市,两段冒险

                          《生化奇兵》与《生化奇兵 2》最大的不同之处正是在主角的「身分」,虽然身处同一座城市,感受却大不相同,这样的差异也反映在许多游戏要素上,例如一代游戏中的武器皆为相当常见枪枝,到了二代我们再次以 Big Daddy 的身分踏入海底城,便能够使用重机枪或鱼叉发射器等大型军火,就连近战武器也变成经典的强力钻头。再者,主角们与 Little Sister 的互动方式也因为身分而有所不同,一代主角只能选择拯救或收割她们,二代主角却能协助 Little Sister从尸体上搜刮 ADAM,真正当个称职的「Daddy」。

                          ▲二代主角的火力大幅提升,相对敌人也更加致命

                            Rapture:乘载梦想与使命的舞湾

                            无论是爬满藤壶的玻璃窗、幽暗阴郁的海底通道,或瀰漫浓浓装饰艺术风格的室内设计,究竟有多少不同身分的人们因为怀抱了相同的憧憬而在此地交会?Rapture,一座背负无数梦想、希望,却换来伤痕累累的城市。一二代主角们为了各自的使命而在海底城奔波,有趣的是你会发现两段旅程的终点大同小异,那就是逃回地表,这不就摆明了乌托邦根本不可能实现了吗?Rapture 必定有过属于它的宏伟与辉煌,无奈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东西能承载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理想。经历《生化奇兵》与《生化奇兵 2》之后,Rapture 的灵魂早已凋零,这里不过是个伴随海水缓慢鏽蚀、日渐黯淡的空壳。比起《生化奇兵 3》的哥伦比亚,海底城的诞生与衰败似乎更为讽刺,也更加凄凉。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不是这个世界遗弃了 Rapture,而是 Rapture 选择一条永远不可能拨云见日的道路

                              人已赞赏
                              石头攻略

                              联盟战棋/玩家分享「空城流」玩法 只花52场就上菁英!

                              2020-5-18 6:55:08

                              石头攻略

                              《迷雾岛》邪教游戏,身为魔教教主你要献祭还要安抚人心

                              2020-5-18 6:55: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