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向R18/《吉原彼岸花》高不可攀的花魁 同样也渴望着爱

大家好,吃了一阵子素食似乎该来换换口味,在乙女游戏世界内,也有一个区块是留给十八禁的剧本的,而对于我来说,十八禁的剧本我会多上一些容忍值,虽然有的剧本我在最后只会有一种我到底玩了什么感,之后我会跟大家介绍一些我个人觉得剧本还不算差的十八禁乙女游戏,当然为了皇城之内的和气,过激的图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喔。

《吉原彼岸花》这个游戏是出在电脑上,在2015年9月由女性向游戏品牌 MariaCrown发行的,而在2017年10月移植到PSV上变为《吉原彼岸花 久远の契り》,当然,移植到掌机之后所有十八禁的情节都会被河蟹掉,PSV版本的我没有玩过不知道改成什么样,这里介绍的是原本在电脑上的版本啰!

在一些较为特别的剧本中,咱们熟悉的声优会披上一层马甲来演译这些角色,当然,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马甲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但不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是众人的默契啦,只不过移植之后删掉十八禁部份,声优的马甲也全被剥掉了就是。

    先来个人物介绍,女主角在吉原的名字为千早,身份是花魁,也就是玩家所扮演的角色,一如惯例,女主角是没有配音的,至于可以攻略的男主角有以下这些人,前面名字是马甲,后面是真名。

    伊势屋惣一郎 CV:佐和真中(中泽まさとも)

    朔夜     CV:木岛宇太(水岛大宙)

    大月忍    CV:须贺纪哉(间岛淳司)

    神乐屋彰人  CV:髭内悪太(竹内良太)

    樱华屋时雨  CV:ほうでん亭ガツ(森川智之)

    我一直都挺喜欢吉原背景的东西,不过虽然花魁感觉华丽无双,但吉原对女人来说大约是地狱一般的存在,说的白一点那边就是让男人花钱去嫖的地方,除非是死或者是赎了身,不然只要身在吉原就不要想能平安的逃出去。

    千早原本是家境算是不错的商人千金,因为父母破产所以她卖身至吉原,支持着她一直在吉原活下去的原因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赚到足够的钱,买回自己的自由之身,而这类型的乙女游戏其实就是AVG类型,以你的对话选项决定你的未来。

    不过若是要开始的话,由于游戏设定的关系,不建议先从官配伊势屋惣一郎开始,这是个相当麻烦的家伙,得先完成所有人的好结局才会进入他的好结局,但还有另一个更麻烦的就是……隐藏结局得将所有人的好结局都通关过一遍才能开启,整个也是在考验自己的耐心啦!

    下面开始各人的路线:

    大月忍 CV:须贺纪哉(间岛淳司)

      这个人是吉原的常客,看起来就是个轻浮的笨蛋少爷,该说他是太老实还是怎样?在早晨的吉原跟千早相撞,开口就说人家有没有化妆差很多,虽然补充说明素颜的千早依旧是美人,但你这种说话方式早晚会被女人给砍了啊!

      后续邀约千早去吃个糰子当早餐,才发觉身上钱昨天晚上花光赌光了,千早劝他堂堂大名之子,还是不要碰赌博这种东西,忍说着千早真是严厉啊!千早表示自己只是不想看到她的客人尸体哪天从水里浮出来。

      对于千早来说,这个没有固定找哪个妓女的大月忍就是个轻浮小少爷,某天千早发着高烧但依旧接待着带着糰子前来找她的大月忍,由于生病的原因,她倒在了大月忍身上,之后大月忍来探病,要千早不用撑着身体用工作中的心情和他聊天,他摺了一些纸鹤和兔子哄千早开心,得知千早喜欢萤火虫之后摺了萤火虫送给千早。

        为了哄女性开心,大月忍抓了一堆萤火虫来给千早,在之后从千早口中知道萤火虫的寿命其实非常短暂,吓得忍觉得自己做错事在伤害萤火虫,想将这些萤火虫再带回原来的地方释放,这样的性格让千早觉得非常的可爱。

        大月忍的母亲也曾经是樱华楼的花魁,原本他的父亲是想迎娶他的母亲,但由于母亲身份实在太低终究无法如愿。

          滚过床之后,大月忍的「母亲」跑来叫嚣,她是忍的父亲后来娶的正室叶津,看忍非常不顺眼,只不过她那些破口大骂说着毕竟是从下贱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东西,会像鲑鱼一样回到故乡也是人之常情,踏入吉原让她超不舒服,感觉呼吸就会得到性病(那个这位阿姨,没读书不要紧,别一开口就洩露底细,性病不会由空气传染好吗!)

          叶津看忍不顺眼最大原因大概是因为忍是长子,刚开始正室看他不顺眼让他留在大月家长大,后来因为自己一直无子,只好接忍回家,忍正式的名字是九条薙久,而当叶津之后怀孕生了自己的儿子铃千代,她更加看忍不顺眼,只要有忍在,她的儿子就不能继承大名家,虽说叶津本人看忍不顺眼,但是铃千代倒是非常喜欢自己的哥哥,看着这个有礼貌的小孩真觉得这肯定不是叶津本人教出来的。

            叶津绑架了千早,并且打算放火烧死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了想看未来的嫂嫂也偷偷跑了进去,就跟电影中警察一定是最后一个才出现的一样,能阻止叶津的大月忍老爹也到最后才出现,之后会有迈向自己未来命运的选项。

            大月忍穿着正装出现,说了自己的打算,继承家业只到铃千代成年前为止,希望千早可以嫁给他,在这里可别太开心的回他「YES,I do」,这样会进入坏结局。认为自己身份配不上大月忍,他的正妻非得要是身份高贵的公主才行,但她和他约定一生都不会忘记对方。

            数年后,千早赚够了钱踏出吉原,在路上遇到了大月忍,忍说着铃千代已经长大,所以家主这担子他就扔回去给铃千代了,忍再次跟千早求婚,笑着之后自己一定会到处炫耀自己老婆多美,完全就是个傻白甜少爷。

            若是之前开心喊着我愿意,千早终究只能成为情妇,被忍偷藏在另一处的屋子之内,看到忍与正室生的孩子偷跑到她这里来玩,笑着跟千早说话,说着千早的手很温暖,不像他的母亲冷冰冰的,千早清楚身份高的女性不会亲手抚育孩子,也清楚小孩是无辜的,但自己的身体没法拥有孩子,看到忍的孩子让她觉得自己非常可悲,她不想看到那个已经成为正室的女人有孩子,而这么小的孩子在玩耍时不慎落水死亡也不是少见的事……,我想我就不用说之后的千早做了什么吧?

              朔夜 CV:木岛宇太(水岛大宙)

              通常年下都是让我觉得烦躁加吵,但这个年下意外的非常可爱,可以列入我喜爱的少数年下角色之一(不是当成弟弟而是男性,这大概是第一个,以往我玩的年下除了烦跟吵以外就是觉得只是弟弟。)

                他是给各个店的花魁梳发的师傅,对于这些姐姐们他都是非常规矩的,在美学上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所以花楼内的姐姐们都很喜欢他给的发饰等等搭配的建议,但因为是少见的纯情弟弟,也是被姐姐们调戏的对象。

                原本千早是打算过去解救一下被姐姐们团团围住问他她们之中哪个最美啦?要睡一夜的话会选谁啦?的朔夜。这弟弟也是很冷静的指出她们的各自美丽之处,但缺点也是不留情的一一指出,让众姐姐只想叫他闭嘴不要再说了

                会跟他开始深交大概就是她安利着朔夜平常没事时可以看的书却被朔夜拒绝,之后才知道其实朔夜不识字,取得楼主同意教朔夜识字,而楼主也要千早记住自己的身份,踰越的下场是什么千早应该很清楚。

                  在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了之后,才接受了千早愿意出借自己的脸给朔夜试化妆,但之后千早有些后悔,在朔夜面前竟然是从素颜到上妆完成的样子都被看得清清楚楚,朔夜说着千早的素质非常好,不管是什么模样都非常的美丽。

                    忍不住这样亲了上去,也尴尬了许久之后,虽然凭着本能?把人家给推倒了,但女性经验是零的朔夜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之后就由姐姐来带领吧!

                    麻烦请不要问我他在看什么?我不会回答的。

                      两人在最后决定要逃出吉原,千早要朔夜剪短她的头发让她扮成男人离开,前面就说过身在吉原除非是死不然就是赎身,不然吉原的女人休想从吉原中平安离开,但他们的逃亡非常顺利……个屁,樱华楼的楼主时雨感觉是一早就在前方等着堵千早的,这楼主给我感觉就是千早在做什么他其实都很清楚,只要不要太过份,他折断了朔夜的左手,打算连他讨生活用的右手也一起折断,千早拿着刀抵住自己脖子希望用她的死抵罪,求楼主放过朔夜。

                        朔夜用没受伤的手抓住刀刃阻止千早,是说这楼主从这边就让我觉得这家伙不大对劲。

                          由于这是好结局,最后楼主说没人会想要头发丑成这样的花魁,带回去也不会有人想要买,就带着部下离开了。

                          好结局的婚后生活相当甜蜜,不过嘛,他的坏结局写的也不错,不希望朔夜被卷入波及,但这样的话语却刺激了朔夜让他坏掉了。

                            他受不了自己爱着的女人要被其他男人碰,以及被楼主束缚着,在狂乱的性爱之中迎来坏结局。

                            到目前为止嘛,这个游戏的坏结局也都写得挺不错,玩过不少感觉就是来凑数的,一整个看完始终只有觉得莫名其妙。

                            神乐屋彰人 CV:髭内悪太(竹内良太)

                              这男人一开始就很喜欢找千早麻烦,这樑子大概从千早还是秃(指10岁上下的见习游女,帮忙做杂物,且边学艺,在姐姐身边学习事务。)的时代就结下。

                              每回见到彰人,她的理智线大概就是在即将濒临断裂边缘,彰人常常开口闭口就说她以前明明怎样怎样如何如何?

                              在别人路线遇到彰人,他也曾这样开口讽刺她:

                              彰人:「看来花魁也不过是虚有其表的人形娃娃,看我酒杯没酒了也不会倒酒吗?」

                              千早:「这个命令对人形娃娃来说太过困难了呢!」

                              彰人:「你!!到底时雨的教育是出了什么问题?」

                              即使因为千早生病倒下,这人来探望也是嘴巴超级欠人抽。由于病中衣衫不整,看到突然跑进来的彰人,千早连忙遮住自己,被他说着千早干嘛遮?她根本没胸没屁股没啥可以让人看的。

                              千早:「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彰人:「居然连工作的应对方法都忘记了啊?」

                              千早:「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彰人:「你之前不是说喜蝶有支珊瑚发簪你很喜欢?买来送你如何?」

                              千早:「(笑)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这男人根本不许人家委婉拒绝他。)

                              彰人:「你知道我可是很忙的人吗?」

                              千早:「既然是很忙的商人,那应该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忙吧?(言下之意你很忙的话,那还不快点滚?) 」

                              彰人跟楼主时雨是好朋友,于是基本上很多规矩也就没有束缚着彰人,而在之后彰人要成为千早的常客的话,除了钱要够多之外,也不是能够随便碰花魁的,要成为常客,必须正式登楼三次,而每次都要花费巨资,初登楼时更是只能远远的看着花魁而已。

                                这彰人到底几岁啊?千早想起之前她还是振袖新造时代曾经偷偷躲着看姐姐接客样子见习,她对彰人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背后的老虎刺青,虽然是花钱来买女人,但千早对他的感觉就是他的表情根本不像是沉浸在乐趣之中。

                                初登楼,彰人怂恿着千早至少表演个什么吧?听说千早花魁多才多艺,但从没人听过千早唱歌,于是他希望千早唱首歌来听听,千早唱了,被彰人评为和尚唸经都比她唱歌好听,根据他人反应,千早唱歌大概就跟胖虎要举办演唱会一样吓人。

                                二登楼,彰人这暴发户以妓楼中做为银钱的纸花为饵(这纸花客人给了多少,之后就能凭花去拿钱),他撕碎了花来个天女散花,跟众人说着拿到碎片也视为拿到整朵,通通可以换钱,楼中众人开始疯抢这些碎片,他看着完全八风吹不动的千早。

                                彰人:「你这样没问题吗?只要跟着去捡,很快就能赚够你的赎身钱。」

                                千早:「这种像施舍一样的钱我不要。」

                                彰人:「不管怎样,钱就是钱。」

                                不满意千早说出人的感情比金钱重要这种话语,拿烟烫破千早身上的和服,千早惊呼,这件衣服可是她父母送给她的重要衣服。

                                彰人:「像这种破衣服随便买都有,我不就是个暴发户吗?给你钱,你还不快把这件衣服给脱了?」

                                被怒极的千早赏了一巴掌。

                                做为花魁出手给客人一巴掌,隔天在吉原就传得沸沸扬扬,但是有种来问真相的只有大月忍,然后在吉原中就有人开了赌盘,赌神乐屋彰人到底会不会三登楼?

                                彰人还真的来三登楼,这回问着千早是准备用水泼他呢?还是用三味线揍他?(他举的例子全都是市井传言)

                                千早:「原来大人有被虐的兴趣,我还真第一次听说。」

                                三登楼成了常客就开始跟千早滚床了,这一开始的两人根本对上了,完全无关情爱而是自尊问题了。

                                  整个就是互不相让的。

                                    初夜之后,千早与喜蝶在茶屋吃甜点,遇上了彰人和他的属下平太,喜蝶我拜託你别在路边大声嚷嚷我家千早花魁的床上功夫怎样怎样!羞得千早直接伸手摀住喜蝶的嘴,平太也不甘示弱的要展示他家主人多受女人欢迎。

                                    看到彰人,原本千早还以为这种垃圾男一定会拿他跟花魁上床的事分成九集每天在天桥底下轮流不停的讲,但彰人没有,而是阻止平太少在路边说白痴话,还有工作还不快走。

                                      到最后的发展当然成了彰人开始问千早进吉原前的名字是什么?他希望可以喊千早真正的名字,他知道千早的本名是「凛」,因为偶尔会听到时雨这样喊她,他不爽的是……其他人都是喊时雨为「楼主」,但千早都是喊他时雨。

                                      彰人想替千早赎身,千早希望再等等,她必须想想,而由之后的客人口中得知这位客人跟她同故乡,基于人不亲土亲,她便与这位客人问了问家乡的状况,以及父母开的店如何?

                                      商人说着:「清州屋?是指十年前被击溃倒闭的那间和服店吗?唔,他的女主人是叫美代还是美江来着?」

                                      千早听完,确定了商人口中倒闭的清州屋确实是她家,(她的父亲名为清州屋德治郎,而母亲就是美江)被击溃倒闭究竟是怎回事?

                                      商人:「具体的状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清州屋自从被击溃之后,老板夫妻就自杀了,现在在那边的是别间店。」

                                      听完这些话,千早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只有时雨在她的身边,她跟时雨追问着真相,时雨告诉她,其实她来吉原一年之后,她的父母就自杀了,但千早不懂的是……明明她都有收到父母的信跟礼物啊!时雨正坐低下头道歉表示那是他做的,他觉得很抱歉,但他不知道该怎跟千早开口道出真相,他希望千早在知道真相之前,樱华屋的人会成为千早新的家人。

                                        至于彰人的工作说白了就还兼做放高利贷的,借千早父母钱的人是他爸,但下令去追债的人……是他,也能说是他间接的害死了千早的父母。

                                        放高利贷的总会有还不出钱的仇人,千早看到彰人被刺才发觉自己根本不希望他死,因为曾看过他不留情追债,她原本是认为彰人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父母的,后来才知道那欠债的人把借来的钱全都花在自己吃喝玩乐上,根本不管妻儿,而之后是被彰人押去工作还钱,她也才释怀。

                                          受了伤的彰人被带回樱华楼照顾,千早煮了粥过来给彰人,而彰人小朋友我觉得你最后死因可能会是因为嘴贱啊!

                                          边舀粥还一边嫌弃为啥底下全是焦的?胃袋受难总比美人生气好,他还是乖乖的吃了,只不过规矩没多久又想抱着千早滚上两圈床铺,还没开始滚身后就传来冷冷的声音。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有个人几乎是从地狱前走一遭了,不过看来现在不用担心了。」

                                          时雨:「有力气在别人房间里搞七捻三的,看来精神不错到可以滚出去了。」

                                          彰人:「滚是一定会滚的,不过我会带着凛走,我要替她赎身。」

                                            时雨的反应会是这样。

                                            时雨大人,我从你的表情跟话语中只感觉到了黑幕重重。

                                              彰人笑着说:「对凛来说又温柔又让她尊敬的楼主大人应该不会不肯放人吧?!」

                                              这条线大概就算是最和平的好结局吧?

                                              他的坏结局也挺……,在千早开始不愿意见彰人之后,时雨也不想逼着状况不好的千早接客,所以将她送去别苑休养,而某天当千早醒来,她被绑架关在一座牢笼之中,绑架她的人是彰人,此处的彰人也是崩坏状态,认为千早不愿意见他也没有接客,实际上是偷偷的在跟时雨往来吧?他不能忍受千早嘴上说喜欢他,但还是会张开大腿接待别的男人,所以他要让她的身体完全属于自己。

                                              千早说过他身上的虎很好看,所以他也叫人在她身上刺了环绕她身体的蛇,用练子绑在千早的颈上「饲养」着千早,之后的千早也像个坏掉的娃娃一样疯狂的渴求着彰人,在千早身上的彰人流下了痛苦的泪水。成为大家来互相伤害啊!的感觉。

                                              伊势屋惣一郎 CV:佐和真中(中泽まさとも)

                                              伊势屋惣一郎,惣唸做悚喔!不是念忽也不是唸物。

                                                官配就是没有爱,他的故事也很简单,与千早是幼驯染,最早的时候以英雄救美之姿出场,但那时我就觉得这家伙很奇怪,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一种不自然感。

                                                  千早认出了他就是在自己年幼时曾经有过淡淡情愫的邻家哥哥,但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凛,而是已经髒的非常彻底的花魁。

                                                    惣一郎安慰着千早始终都是他心中的凛,她一点都不髒,但每回登楼时他都只是抱着千早睡,从没有真的碰过千早,这点让千早觉得惣一郎一定是认为她很髒才不肯碰她,于是她决定逆推。

                                                      惣一郎说着自己并非嫌千早髒,是希望千早跟他站在同样的位置时他才碰她,现在她是花魁他是客人,他并不希望跟千早的关系就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

                                                      花魁的恋爱不容于世,时雨便禁止了惣一郎来找千早,在喜蝶帮助之下,千早跑去偷偷看了惣一郎一眼,但那个下命令要手下解决掉私吞他物品的惣一郎表情吓到了千早,她从不曾在惣一郎身上看到这种残酷冷血的表情。

                                                        小孩的直觉真的很准,虽然惣一郎给她的点心很好吃,然后他对花魁也很温柔,但她完全看不出来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男人真的超有问题,兴趣也很恶,当滚床时千早若是提到了时雨的名字,他会在前方放上镜子,玩弄着千早让她看清楚现在在千早体内的到底是谁?

                                                          恋爱中的女人脑是充满甜蜜泡泡的,千早相信了惣一郎说他要赚钱给千早赎身,所以有些交易他不得不去做,要千早等着,他一定会替她赎身。

                                                          做为官配,他的结局也相当的多,成功逃出吉原我就不说了,坏结局之一他们被时雨堵到。

                                                            惣一郎对着时雨开枪,时雨倒下,露出了被盖在头发下的左眼,千早才知道时雨的右眼已经几乎看不见,她想起了时雨左眼会受伤的理由是因为要保护她,她求着惣一郎不要杀时雨,惣一郎冷着脸要千早不要惹他生气,快点离开那个男人。

                                                            惣一郎答应千早不会杀时雨,他会好好的养着时雨,带着时雨和千早去了中国。

                                                              性爱游戏就是这样玩的,不要跟我要下半张!千早的叫声让时雨担心的开口,这种互动让惣一郎更加不爽,玩的更加过份,这条坏结局就是这样的路线。

                                                              至于其他坏结局嘛,去见惣一郎的千早只遇到了时雨,被告诫了他从未这样教过千早可以为了恋爱而不顾一切,失去花魁地位的千早沦落成最低层的游女,一天要接四个客人以上的千早染了性病,千早疯狂了,想起自己花魁时代,现在的自己为什么这么可怜?

                                                                杀死了接替她的花魁,说着自己才是天下第一的花魁,她必须得开始准备花魁道中的事了。

                                                                何谓花魁道中?就是花魁游街啦~

                                                                  樱华屋时雨 CV:ほうでん亭ガツ(森川智之)

                                                                  这男人果然才是黑幕中的黑幕,在其他人路线总是温文儒雅,似乎事事都为了千早着想,但是从最初我就觉得这男人绝对不会是个单纯的家伙。

                                                                    对千早来说,时雨与其像是父亲更像是兄长,左眼的伤是因为要保护她被自己的父亲所伤,因为只剩右眼,所以看东西也相当吃力,千早于是将自己卖初夜的钱拿去买了一付眼镜送给时雨。

                                                                    千早生病的共通路线,来照顾她的人是时雨,她偷偷恋慕着时雨,难过时雨只把她当成千早花魁看待,而不是把她看做是「凛」。

                                                                    这男人之罪恶就是在吃甜点也能够调戏妹子的少女心。

                                                                    时雨:「妆……很美呢!」

                                                                    千早:「咦?我没有化妆啊!」

                                                                    时雨伸出手拭去千早唇边的点心馅。

                                                                    时雨:「好美的红色,这应该称为馅子红吧!」

                                                                    千早有些害羞,她竟然在时雨面前吃的满嘴都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在陪时雨去购物时,时雨问着千早喜欢哪种香料呢?千早从白檀和伽罗中选了白檀,那是时雨爱用的香味,时雨之后挑了姬茴香送给千早让她用来薰衣。聊到一半,店外下了雨。

                                                                    我说时雨你根本是私心很重吧?人家店主都要借你伞了,你还说着樱华屋离这里不远就不用,你根本只是想玩这个雨中散步。

                                                                      她嫉妒着即将成为时雨新娘的女人,练习筝时,她弹奏着的曲子名为想夫恋,被时雨打趣了一下是否在想着某人才弹着这首曲子呢?千早说着自己的筝是时雨教的,好久没有弹,手法都有些生疏,希望时雨可以像以前一样教她。

                                                                        忍不住跟时雨告白,时雨开心的接受她的告白,在床上滚了一圈,但在吉原,楼主不能跟妓女相恋,两人决定离开吉原,迎来时雨的结局。

                                                                          但这结局我整个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就如我之前说的,得完成所有人的结局之后才能开启隐藏结局,而这个就是所谓的真相路线。有一次千早看到不愿意接客的新人妓女糸里,在她劝说之后似乎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但某天在她身上发现了綑绑的伤痕,虽说有这种兴趣的客人也不是没有,但时雨通常会制止这种随意对妓女动粗的客人,千早打算报告给时雨知道,糸里说着这只是小伤,不用闹到楼主那边去。

                                                                          某个夜晚听见了呜咽声,千早随着声音前去,发现声音来源是时雨的房间,她担心时雨有事,喊了几声又没人回应,她便自己推门进去,这时发现的小密室基于游戏主角一定要有足够的好奇心,她当然进去看看了,她看到了这样的房间。

                                                                            以及被綑绑的糸里及正在鞭打她的时雨。

                                                                              那个对任何人都很温柔,几乎不曾见他发怒的时雨竟然在鞭打女人,千早不敢相信夺门而逃,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一切都是做梦,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隔天听闻了糸里失蹤了,再来拜访的人是时雨,问着她听说糸里的事了吗?他已经派人出去找糸里了,看着一如往常她熟悉的时雨表情,千早有些疑惑这个人真的是她认识的时雨吗?

                                                                              看到她脸色发白,时雨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问着她。

                                                                              时雨:「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只是睡眠不足呢?你做了什么恶梦吗?你的表情看起来好害怕!」

                                                                              千早:「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有点感冒。」

                                                                              时雨:「这样啊!好好休息,不用担心糸里的事,做好你的事就好了。」

                                                                              当时雨离去,千早全身的鸡皮疙瘩也全冒了出来,让柚非常担心。虽说时雨很病,但帝王的声音真的好棒!(这病一样没得治,不用救我!)

                                                                              千早开始催眠自己,全都是糸里不好,因为她怠忽职守,所以才会被时雨惩罚。

                                                                              之后去见了惣一郎,从他口中提起一个疑点,樱华屋经常有妓女失蹤,有时一年一个有时半年一个,问着凛不觉得奇怪吗?千早是最上位花魁,底下的游女到底有多少人她也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以前听说游女生病,时雨都会将她们移到另一个地方接受治疗,她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说法。

                                                                              回到樱华屋,时雨请了千早过去喝茶,完全没打算否认自己派人跟蹤千早,才会知道千早跟惣一郎见面。

                                                                                时雨:「你过去不都认为吉原是个桃源乡,出去之后就像梦一样!」

                                                                                千早确实是认为被赎身没什么好 男人贪恋她的肉体与美貌 但当她离开时她又剩下些什么?

                                                                                时雨:「那个男人确实是你初恋的男人,不过已经经过十年了,还是爱着现在的你吗?」

                                                                                听到千早说他像家族之人一样,时雨笑了

                                                                                时雨:「这十年间和你一起生活的家族是我们啊!比起他来,我还比较接近像是你的父亲或是兄长吧!」

                                                                                千早开始觉得头昏──

                                                                                时雨:「喔!这个只是让你身体失去一点自由然后提高你对性的愉悦感的媚药而已啊!那个晚上你看到了吧?安心吧!你不会受到跟糸里一样的待遇。」

                                                                                时雨:「我不会让你逃走的,我的凛是谁也代替不了的重要存在,你和糸里与其他游女是不同的,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人。」

                                                                                千早依旧无法相信,那个在她心中温和、清廉高洁的年上男子,现在居然会违反吉原的规则对她做这种事,虽说其他游郭责打游女是家常便饭,只要不弄出人命,基本上没人会在意游女受到什么待遇,这个人从不鞭笞游女们,但现在的他却……。

                                                                                看到千早似乎不愿意,时雨开始开口威胁千早。

                                                                                时雨:「柚看起来很不错,我还没有鞭打过小女孩呢!」

                                                                                  把柚给当成自己妹妹,千早只好乖乖听话,滚完床之后,时雨又恢复平常的表情,跟她说着今天预定登楼的客人是谁,要千早准备接客,这让千早更加无法理解时雨究竟在想什么?不顾吉原禁令碰了她,但转眼又能恢复平常的表情要她去接客,在她接完客之后要她继续回来陪自己。

                                                                                  时雨:「啊啊!身上还留着其他男人的感觉呢!」

                                                                                  千早:「你是认真的要我丢下熟睡的客人再来找你吗?」

                                                                                  时雨:「哎呀!真是十足生意人的口吻呢,今天的客人怎样呢?舒服吗?有比我好吗?」

                                                                                  时雨开始舔着千早。

                                                                                  时雨:「那么今晚你会发出怎样的啼叫呢?」

                                                                                  原本在时雨做完之后,千早都会起身,再回房间去睡在客人旁边,当做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但今夜要离开的时候却又被时雨抱回去睡。

                                                                                  千早小姐你还真有空欣赏男人的寝颜啊!还能顺便赏赏时雨的睫毛又长又美。想着他一定是很累了,游女接完客人白天还能睡,但楼主不行,晚上营业后,白天又有其他工作要忙。

                                                                                  看到时雨被恶梦惊醒,她想起了前楼主-时雨的父亲曾经在喝醉时精虫上脑想强要了她,当时冲进来救她的时雨就是被前楼主挥舞的烟斗击中左眼才会失明,原本就恋慕着时雨,现在自然又是圣母光辉开到MAX抱着时雨要他安心,她会在他的身边。

                                                                                    她回忆起初次见到时雨时的样子,对自己受伤完全不在意,因为也没有在意他的伤势的人存在,当时小小的凛为着时雨哭泣,听到他是来买和服的,凛就带着时雨回到自己家,她家的和服是最棒的,他要是买回去,他家的人一定会很开心!

                                                                                    在这一来一往之间,时雨也跟凛家的人混熟,凛的父母听了时雨的建议前往江户开分店,之后江户分店发生大火,他们欠下巨债,而凛……也就开始了吉原的生活。

                                                                                      她听着一直照顾时雨长大的阿菊姨说,时雨的过去是受到父亲的虐待,一个不高兴就把烟斗往时雨身上招呼,前楼主会死不是意外,游女失蹤的事阿菊姨也很清楚,她认为只有千早可以治癒时雨的创伤。

                                                                                      千早非常心疼时雨,跑去见时雨。

                                                                                      时雨:「你眼中看到的我是真正的我吗?」

                                                                                        外面传来的吵闹声说是要拘埔时雨,衙役喊着前半段的罪行是杀父以及杀游女,这两条罪千早都清楚,但她不懂之后他们说的放火是怎么一回事?

                                                                                      千早家当年在江户的店发生火灾,那把火就是时雨放的,这里的分歧决定结局,惣一郎告诉千早,她的父母根本没有打算把她卖入吉原,但当他赶到时,千早的父母已经上吊自杀而凛也失蹤了。

                                                                                      时雨推倒灯湾引燃大火,不愿意让其他人决定他的命运,千早被惣一郎带走,原本她以为时雨死了她就能解脱,但时雨死后她就跟行尸走肉一样没有精神,彰人带来三千两小判给千早,说着这是时雨在火灾前给他的,说他若是有万一,就把这些钱交给千早,随便她要留还是要扔。

                                                                                      惣一郎跟千早告白,他一直都很喜欢她,就是为了要救她出来她才一直拼命到现在。

                                                                                      惣一郎:「拜託你!看看我啊!以后要陪伴着你的人是我啊!为什么是那个该死的死人把凛的心带走了呢?啊啊!只要把那个樱华屋抱过你的快感,让我的颜色代替过去,你就会忘了他吧!」

                                                                                      一年之后,凛由原本惣一郎第一次扑倒她,完全像个人形娃娃一样毫无反应(就是这点惹怒惣一郎)到变成了寻求性爱快感的野兽。

                                                                                      惣一郎赢了吗?

                                                                                      才怪。

                                                                                        千早:「看啊!时雨,我很漂亮吧!」

                                                                                        时雨:「真不愧是我的千早,太棒了,太优秀了。」

                                                                                        千早脑中眼中都只看见了一直在她身边的时雨亡灵,感觉被他看着就像被他爱抚一样,快感就充满了她的身体。

                                                                                        赢的人究竟是谁呢?

                                                                                        至于时雨的结局,时雨老实的说出了心情,当时的他对世界绝望,但凛那双小小的手完全温暖了他,让他不顾一切想要留下她,或者是打算把凛也弄髒就不会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可悲,但他没想到凛却依旧跟当年一样没什么改变。

                                                                                        千早不愿意逃走被惣一郎拖出去,她再度跑回了火场之中。

                                                                                        在火中寻到时雨,他手中紧紧握着她送给他的眼镜。

                                                                                        千早:「时雨!」

                                                                                        时雨:「啊,在这最后除了幻听之外还出现了幻觉吗?」

                                                                                        千早:「我是真的,时雨,我就在这里。」

                                                                                        时雨愣住了,千早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可是毁灭她人生的罪魁祸首。

                                                                                        她不在意时雨害死她的父母,成为千早是她自己的选择,从时雨保护她开始,她就发誓会一直都在这边,所以她也是同罪的。

                                                                                          两人在火中双双死去,这游戏的坏结局其实我都还蛮喜欢的,大概是年纪有了?反倒觉得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太不贴近现实了,其实当这片改编移植时我一直在想,他们有些病徵其实用这十八禁方式表现很到位,但若删除了这部份,这种病娇感该怎么在一般向剧本中表现出来呢?

                                                                                          吉原彼岸花这个故事剧本我个人是挺喜欢的,有兴趣的人也可以去找来玩看看,或许哪天有空我会玩玩移植到PSV上的版本,我也真的很好奇这到底该怎样改才会合情合理,游戏内我大推森川帝王超有病的声线,享受声优的配音功力也是玩游戏的乐趣之一啰!

                                                                                          那么各位我们下次见!

                                                                                          人已赞赏
                                                                                          石头攻略

                                                                                          每月推荐游戏/《Monster Boy》传统味与动画感十足的2D动作游戏

                                                                                          2020-5-18 6:55:47

                                                                                          石头攻略

                                                                                          联盟战棋/第三季「浩瀚星河」推荐阵容:四先锋秘术 有强度好上手!

                                                                                          2020-5-18 6:55: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